评分 0, 满分 5 星
0 票

海伯利安读完后在读「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目前进度35%,不知道是原文啰嗦还是翻译的问题,总觉得有些读不下去。其实以跨学科的眼光来看,把一个城市看成一个生态圈,或是一个有机体,对于该怎么规划的问题,就比较清楚了。集中式的规划是很容易失败的,就好比苏联式的计划经济。环境里最好是每个生态位都有被占满,有完整的生态链,那种基于规划的,试图把某一类城市功能清清楚楚干干净净的隔离在某一个地方的,是行不通的。城市要想有生机,必须是得有一点「脏乱差」的,也许脏不是必须,但乱和差要有,乱意思是没有集中规划,各种人群各种功能在一期,差意思是不能人为的限定居民或建筑或商业的档次,如果真想有活力,就得各个档次都有。我想起之前呆过的很多软件园,食堂那么的糟糕,便利店也不便利,在这个时候就必须得有一些看起来不卫生也很低劣的小摊小贩来「填充生态位」,提供早餐和宵夜。这样肯定是会脏乱差的,但整个环境是富有生机的,早上晚上都很热闹,路过的人既可以解决肚子饿的问题,也不会觉得黑黢黢的路很害怕。如果进而城市规划者实在是觉得脏乱差到一定的地步,或者是占道影响到了交通,要做统一的迁移的话,也尽量就在不远处,弄一些价格不贵,集中提供设施的摊位,这样是两全其美的方法。说到这,又想起读书的方法来。要想读书收获大,就必须得多输出,光读是没有效果的。再就是很多学科其实都是一些核心的思想和套路,需要反复的应用。上面我就应用了刚读的书里的一些理论,结合自己的思考去想,什么是有生机的让人愿意去住的街区,这就挺好。以后的日记里应该多记一些这样的东西,就不用总是发愁没东西可以写了。

下午回来有点累,就睡了一会儿。7点三个人下去吃饭,然后8点去健身房。今天我们花了比较多的时间做力量训练,先做腹部,然后练胸,卧推和斜推,我的胸部力量比Adam要差很多,他的胸摸和看起来都已经块头挺大的了,也比较硬。进去游泳的时候大概已经9点15了,所以就只游了大概20多一点。

评分 0, 满分 5 星
0 票

今天是周六,不用担心同事来上班的时候会看到光着上身裹着豹纹毛毯蜷缩在折叠床里的我,所以8点多醒了之后,倒头接着睡,睡的并不实,10点左右Adam来了,我也干脆起来算了。

跟乙方聊了会,还是想用Django来写运维dashboard, Java那一套动作实在是太慢了,也有可能是我们几个都不熟悉。他倒是觉得合理,但不知道领导同不同意,等周一他们讨论来看看。

中午12点多下去吃中饭,上来了同事接到电话,帮客户解决一个问题。等到两点左右我们打车去唱K. 全是男的去唱歌这种体验印象中应该是第二次,第一次是跟大学同学一起。地方在文化广场「小时代」。小包间唱到6点,买108块钱的零食饮料就可以免房费,当然标价都不菲。我们拿了3瓶啤酒,两瓶矿泉水,一包瓜子,一包鸭脖,就够数了。音响效果一般般,但有一个固定的立式麦克风,比较有范儿。有特色的是点歌系统跟微信集成了起来,扫屏幕上的二维码,关注公众号,然后点「我要点歌」,就可以直接点歌、控制音量、切歌、发弹幕等等,延迟大概两三秒,有点意外之喜。可以坐在沙发上用自己的手机舒舒服服的点歌,方便的打字搜索歌名,而不用挤在角落的屏幕前,这体验还是挺好的。我和Adam唱了很多歌,志虎也唱了好几首。虽然嘴上说没有女孩子太无聊,但我个人觉得唱的还算尽兴,也正是因为没有女孩子,所以放得比较开,不会扭扭捏捏,边唱还边搔首弄姿,跟着节奏动次打次。「追梦赤子心」也唱了,副歌真的太高,很勉强的才吼完。

出来已经五点半,决定就在那吃了算了。犹豫了一会儿,走进了KFC. 本来想吃烤堡,结果售罄… 只好买了辣堡。三个人一共花了150,其实不便宜,要回来郭巨人的话可以好好吃上一顿了。健身之后每次吃饭前还挑肥拣瘦思前想后一番,是有点作。可乐就喝了几口,果汁太甜也没喝完,鸡翅拣奥尔良吃,吮指原味鸡没碰,薯条吃了两根,香辣鸡翅和辣堡里的鸡肉把外面的淀粉脆皮给剥掉… 真的是有点作。

晚上回来好困,就没有去健身房,Adam一个人去了,我躺着大概睡了会儿,然后起来干活。Mule的文档、教程、书籍已经读了好些了。Mule真算是挺好用的,官方文档也很充足,范例详尽,通俗易懂,开源项目为核心就是感觉不一样,会格外花心思在文档和社区上。这次做项目,希望能大体上成为一个Mule expert, 各类范式、架构、技巧都操练熟,以后就可以专门接类似的活儿, esb适用范围还是挺广的,可以有效的整合传统企业的IT系统和信息架构。

评分 0, 满分 5 星
0 票

在公司连续睡了4天,好消息是,睡眠质量在逐渐变好,能一觉睡到8点多了。这个早上若不是被尿胀醒,应该可以睡更多。折叠床不够长,每次脚得悬空一点,昨晚我搁了个高度合适的盒子在脚头,把脚撂在上面,正好。睡觉穿着上衣脖颈处不舒服,于是脱掉只穿内裤。快11月了还有蚊子,要记得晚上的时候就把窗户关牢,打开床上方的空调,开启换气模式,这样不会闷。折叠床不太稳固,要从下半部分爬上去… 总之结果就是睡的不错,没有莫名其妙的提前醒,也没有莫名其妙的失眠。早上换下穿了一个星期的T恤,换上迪卡侬蓝色背心,拿着牙具、剃须刀和洗面奶去洗手间梳洗,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的样子, 气色不算糟糕嘛。

早上实现了自定义转换器,从外部加载smooks的映射文件(现在是从Nginx URI读),从in队列里读取消息,将payload里的EDI文件转换为xml然后放到out队列里。接着又陷入了纠结,考虑怎样解决大量报文及其中间结果的存储。豆瓣开源的beansdb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如果没有更好的话,就打算用它了,需要进一步看看它有没有方便的HTTP API.

下午联通的客户经理过来,我们一人办了一张集团卡,39块钱一个月,1G省内流量+1G全国流量,300分钟国内+500分钟省内通话。一不留神现在有三张卡了,明年等合约到期了后将珠海的卡改成最低消费的组合套餐,宁波移动这张销掉算了。

三点多大家就一起上街了,今天周五,毕竟还是要放松下。先是把Adam的那台Thinkpad送到售后那放着修,然后我们三个人都理了发。理发店比较偏,里面就我们几个顾客,大概是今天下雨,其他人又还没下班的缘故吧。听说是之前大店里的理发师自己出来搞的,理的很细心,前前后后弄了快半个小时,效果还不错,基本上每次我刚剪完头发都会显得很傻,这次就还好,花费40元。接着我们打车去老外滩,请志虎吃潮汕牛肉火锅。天天游泳健身,吃饭谨小慎微,偶尔也还是要放纵一下,何况这锅底很清,不油不咸,牛肉的脂肪也不多,本来点了胸口捞,最后也给漏掉了,正好。三个人饱餐一顿,花费300元。

回来后稍微休息了下去健身房,直接游了泳,没有做力量训练。今天蹬腿感觉没昨天好,不过还是坚持游了60个单程,1500米。 今年能在保持体重的情况下把体脂率降到15%吗?就把这个数字定为目标吧。回头看,今年做的运动比之前多了10倍不止,心脏在慢慢变强壮,身上的肌肉也有一点点了,即使穿背心也不再像个废柴,可其实,并没有什么「突破」的感觉。恐怕各类种种自我的改变就是如此,日积月累,水滴石穿,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变化,可回头望望,最开始出发的地方已经看着有些远。我很庆幸自己能在30岁的时候开始认真看待自己的身体,虽然并不早,但是也没有什么东西走到无可救药的境地。

评分 0, 满分 5 星
0 票

早上看到消息,MacBook Pro终于要更新了!苹果将在28号北京时间凌晨1点召开发布会,标题是hello again, 应该是向80年代发布的初代麦金塔致敬。

有点恐慌,项目依然没什么进展,花掉太多的时间东张西望。好了,还是先定下来用smooks了,当前阶段没什么更好的选择。它的代码质量应该是可以保证的,毕竟JBoss ESB也是用的它,只不过近两年确实没有再更新了, 项目已经不再活跃。读了点XML Schema primer, 读了点SAX, 昨天晚上读了visitor pattern的几篇文章,只能说大致了解了它是干嘛的。

晚上去健身房先是做了完整的腹部训练,这次做的一丝不苟,每一个都坚持做完,然后推了几组胸,斜躺着。重量其实也就20多公斤,但比平躺难度要大,基本上七八个就力竭了,一个多的都做不了。接着去游泳,状态不错,游了50个单程,要不是Adam状态不好,应该能游60个的。过了这么久,蹬腿好像终于有了些感觉,整个动作比之前协调了不少。不过据我自己数数的结果,比较快的用劲的游,一个单程需要换气的次数比放松下来慢慢游还要多,分别是14次和11次,所以还是不太对劲。在宁波的时候几乎天天都去游泳,之前刚刚学会的时候还在想能每天游泳该多么幸福啊,现在居然就这么实现了。

读了篇ZeroMQ的whitepaper, 发现挺有意思的。一般的MQ肯定是作为中间的star或hub, 所有的客户端都跟它连着。这样的好处是异步、客户端互相之间不用知道等等,但坏处就是增加了太多额外的网络开销。ZeroMQ将一般MQ的数据传输工作分了出来,让客户端自个去直接互相连接来完成,而只做directory service, 让客户端可以知道通信的对方的地址。至于为了实现异步需要的队列,则是可以跑在客户端上,反正单纯的队列也就是个缓存,跟复杂的业务逻辑隔开,稳定性也还好。前些天,ZeroMQ的作者Pieter Hintjens选择了安乐死,与10月3日去世。病因是2010年得的一种少见的癌症胆管癌,手术治好了,今年又不幸的复发。他在临终前写的文章A protocol for dying让我看到了勇气、乐观、理性这些伟大的品质。能这样平静的安排和决定自己的死亡,令人动容。之前读「最好的告别」,其实已经改变了我很多执念,对现代的医疗干预不再盲从,当生命真正即将走到终点的时候,我们需要有尊严的走完走后的路。「死亡是生命最好的发明。」Steve Jobs在演讲中如是说。「海伯利安」里,伊尼娅教导着人民,摒弃了可以让自己永生的十字形。Pieter Hintjens是1962年出生的,享年53岁,仍然活跃在编程的第一线,设计和开发出了这么有独创性和优秀的软件。Rest in Peace. 向你致敬,但愿能从你身上学到些什么。

评分 0, 满分 5 星
0 票

有的日子写日记毫不费力,有的日子打开编辑器,脑子里却是一片空白,或者是说没什么心情写。写日记算是自己同自己对话,但人当然会有不想说话的时候,包括跟自己。今天恐怕是这样的日子。

昨晚做负重深蹲,有点伤,今天整天下背部都酸痛,尤其是起身的时候,有点使不上劲。Adam是肩痛,位置不一样,看来我们俩发力点有所区别。晚上去健身房没有做力量训练,径直去游泳。跟我一个泳道的家伙自由泳游的相当的好,速度快,动作轻盈,转身标准,而且一口气就是好多个来回。我游了这么久了,对于蛙泳的腿到底要怎么蹬仍然一头雾水,就仿佛带着度数不足表面又有水垢的泳镜一般。「做事要动脑筋」——我对自己如是说,可遇到瓶颈来经常习惯性的,这里戳戳那里摸摸,或是「偷懒式的坚持」,以为事情会奇迹般的好转… 有的时候恐怕会的,但更多的时候还是用用脑子吧。游了50个单程,若是把今天当作恢复日,那应该够了,洗澡回去吧。

今天见了两拨人,上午朱老师带着五个学生过来,谈谈之前做的WiFi数据分析的项目。大致介绍了一下之前的情况,以及项目的应用等等。两个男生都是宁波人,一个舟山一个宁海,我心想如果可能的话可以多多接洽一下,说不定有那么一点留下来工作的可能性。下午来了一个面试销售的92年的姑娘,潘总不在,中秋因为她迟到了7分钟还态度严厉的教育了她一番,然后也走了。只能我和Adam跟她聊了一会儿。找话说,目前来看是没问题的,但问题是,对于面试来说,恐怕有时候还是不能太过于nice了,姿态要适当的放高一些,毕竟我们是面试官而不是面试者。双方和和气气的聊天,说着冠冕堂皇的话,有可能气氛很融洽,时间过去了,人走了发现好像还是不知道到底对方适不适合。

昨天培训回来,到现在为止还没写什么代码。的确,文件转换是重中之重,还是得先想清楚怎么实现。大概搜了一下,除了smooks外似乎没有其他更好的开源选择,除非是自己用Python来做文本处理,但那样也不见得会比smooks方便。得在两三天里确定下来方案。其他部分倒是差不多了,Mule + RabbitMQ + Redis + MySQL, 还有个存取大量小文件的组件,倒是还没选好。

缪缪现在自己很喜欢从书架上抽书下来,然后翻啊翻,可以一个人在那玩二十分钟。我们对此感觉很欣慰,「无条件养育」应该可以养出很有安全感的孩子吧?她在玩的时候尽量不去打扰她。也很感激爸妈,为了缪缪全身心付出,家里的电视也好久没打开过了。

今晚依旧在公司睡。打算连续在公司睡上个十天,找找感觉。但眼睛还是得时常放松下,在公司势必是一直坐在电脑前,每天15个小时以上,眼睛可受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