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分 0, 满分 5 星
0 票

火车上睡的并不踏实,一方面是因为这硬卧的床还比不上公司里的迪卡侬便携床好睡,另一方面是挂念着1点钟开始的苹果发布会,结果4点钟左右醒了。既然醒了,想着发布会已经结束,还是第一时间看看什么情况吧。微信里各个公众号还没有发推送,想想也对,一是需要时间写稿编辑,二是这个点推送到达率也并不高,于是打开浏览器上The Verge看。

这便是被苹果弄的心情不佳的一天的开始。我在朋友圈吐槽,在微信群里吐槽,在微博上吐槽,在V2EX上吐槽……有什么事情不对劲,苹果当然不对劲(延续着的吐槽),但更不对劲的是我。我本来应该轻松的享受两个星期忙碌之后的三天和家人在一起共度的假期,可我却被苹果的新产品弄的心神不灵。

好了,总归得说说有什么让自己不满意的。Jony Ive对轻薄的追求太过分,MacBook Pro毕竟是给很多Power user所用的生产力工具,是许多程序员的首选工作设备,包括苹果自己的员工,他们不仅对重量和厚度不是那么敏感,而且很多时候甚至是外接键盘、鼠标及显示器使用的。这次的新款MBP, 变得更轻更薄更小——非常好,但是

  1. 键盘换成了MacBook上被广泛诟病的蝴蝶结构,手感变差;
  2. 只保留了4个USB Type-C, 其他的都没了,目前通通要接转接头,iPhone自带的线都没办法在新MBP上充电。苹果刚刚在几年前在移动设备上用lightning取代了老的接口,而现在在笔记本这边又全面抛弃了所有其他接口只保留了USB Type-C, 那当时为什么不直接在移动设备那端也全用Type-C, 如同现在的Android中高端机器一样呢?
  3. CPU等了这么久还是用的去年就发布的Skylake, 13寸全系还只有8G内存。这配置去年公司发的联想朝阳就已经配上了。等了500多天才更新苹果到底是在干什么?捣鼓Task Bar吗?
  4. Task Bar的设计逻辑莫名其妙。iPhone出现的时候,乔布斯用只有一个home键(它也不是必须的)的多点触摸屏幕改变了整个行业,告诉人们实体键不是必须的,随后iPad也是延续这个哲学。但iPad Pro却加入了键盘和笔,但MacBook Pro却没有变成更为直观的全触摸(前一天微软发布的Surface Studio是一台28寸的stunning的全触摸屏),而是在键盘上加入了一排触摸条,不仅没有全触屏直观,而且破坏了太多Power user的习惯。
  5. Task Bar的价格很高还是新的屏幕价格很高?13寸的低配没有Task Bar, 仅仅是换了CPU, 而15寸干脆低配就是老款,新款直接18488人民币起跳,horrifying. 苹果这是把Task Bar定位为「高级功能」的意思吗?连MBP低配都没有,那下一代MacBook看来也不会有了?

等等,打住打住,够了。

我需要的到底是什么?如果是macOS, 那么台式机已经是近乎完美的Hackintosh, 可我仍然用的是Windows 10, 我一度觉得除了terminal似乎macOS并没有比现在的Windows 10好; 如果我想要的只是更快的CPU和更多的内存,那么我现在正在用的惠普笔记本就有i7 6700HQ 4核8线程CPU和12GB内存,但我昨天还写说这是我今年失败的数码购买决策之一。

现在是午夜12点23分,我已经平静了下来,决定move on. 把手放在键盘上,写下今天的日记。

评分 0, 满分 5 星
0 票

今年买了些数码产品,几乎都不满意。

  • 惠普笔记本:内存太小只能扩容到12G, 电源太重,显卡依旧不够玩Overwatch, 缺少了大内存支持的标压i7开不了更多虚拟机,在绝大多数其他情况下没用处。还好马上就能换上最新的MacBook Pro了。
  • 小米5手机:后盖很不喜欢,不仅充满着廉价感而且太滑,几乎每天都要从裤兜滑出来。运行没想象中快速,比之前的Nexus 5好不了多少。买之后掉价很快。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大概会选择买一台功能机放新卡,或者选择同期的华为荣耀V8.
  • Kindle Oasis: 价格太贵了,而整体使用体验仅仅是比Paperwhite好了那么一点。我对于读书设备的要求就是便携,能随时抽出来读,而相比于手机可以装到裤兜里,Oasis仍然太大,太娇贵。而且都贵了这么多,它并没有比Paperwhite更快,解锁之类的花去5秒钟很常见。

    如此可见我的评估体系出了些问题,之后买东西前要多做些功课了。反思下来,买这三个设备都有些急,理性不够。

今天晚上MacBook Pro新款就要发布了,可惜我在火车上,看不了直播,只能明天早上看新闻了。按照当前机型的配置和价格来看,我和Sidney应该会买15寸低配,也就是i7+16G内存+256G硬盘+Iris集成显卡,大概14000左右,而独立显卡R9+快0.3Ghz的CPU+512G硬盘的高配居然足足贵了接近4000块。

上了火车,接着看了一会儿,手机上随便刷了下苹果发布会的消息,然后就睡了。今天的日记不好写,流畅的写了好些天,也总会遇到瓶颈。最近没怎么读书,Oasis荒废了好久吧?大概是因为项目留在心里的压力一直在那,所以总觉得没有什么心思能静下来一字一词的读书。看李笑来的文章,提到学习的时候要掌握核心概念,然后反复操练,突然有了一些领悟。比如现在学习Mule, 大概也是这个原理吧。要通过读书、文章和问答,把几个核心概念弄清楚,例如connector, transport, flow, mule message, endpoint等等,然后再练习如何使用和自定义,最后自然就可以融会贯通吧。

评分 0, 满分 5 星
0 票

晚上10点钟开始看微软的发布会。一开始软件部分谈到了Windows 10的大更新,creator update, 从名字可以看到是面向创意工作者的,区别于之前面向开发者的developer update. 最大的改进就是引入了许多3D的支持。「画图」这个已经30岁的自带程序,也迎来了又一次大的更新Paint 3D. 演示中最好玩的就是可以用手机环绕着真实的物体,例如一个沙雕的城堡,然后微软的app可以将其扫描,然后生成3D的模型,并保留真实的纹理,然后就可以在PC上进行查看和编辑。和Holo Lens的argument reality结合起来是很自然的事情,可以将自己创作的3D图像放到眼中的真实世界中。随后讲述的是游戏方面的更新,集成了游戏直播功能,自己在玩游戏的时候可以非常方便的直播出去,不需要繁琐的额外软件和设置。不过游戏直播更多的还是一个社区,Twitch和斗鱼这样的直播网站还是会是主流。

然后重头戏还是硬件部分。非常喜欢这个演讲者Tom Warren, 流畅、专业、幽默、热情,节奏控制的很好,跟观众也有互动,中间有的地方语速非常快,对自己产品的specs如数家珍,而且大部分时候都是脱稿的。从他的演讲中可以感受到他对自己产品的热爱,这份热爱也透过屏幕传达到了我这里。当然,新的硬件非常的迷人。这次更新的Surface Book没有叫2, 而是叫Surface Book i7, 采用了i7处理器,加入了更多的电池,续航达到了惊人的16小时。i7 + 16小时续航,赞叹。而更让我感到振奋的是全新的一体机Surface Studio. 内部配置32G内存,2T的混合硬盘,Core i7四核,Nvidia 980M显卡,这些不谈,那28寸的3:2的显示器,仅仅只有12.5毫米,居然还是全触摸的,「世界上最薄的显示屏」,dpi达到了192, 屏幕上显示的A4纸可以跟真实的A4纸1:1的对应,最为关键的是,整个屏幕可以调整角度,悬停在任意位置,配上Surface Pen, 让设计师可以直接在硕大的屏幕上进行创作,这就是slogan “Turn your desk into a studio”的由来。这还没完,随机还搭配了一个叫做Surface Dial的圆柱体小设备,可以旋转,并用来贴在屏幕上,防止非工作的手误触。Tom Warren讲完后,微软的CEO Satya Nadella上台做了一番总结陈词,大概是描述微软是如何尽全力帮助人们更好的创新的。从这次发布的软件更新和设备上来看,我不得不说,微软确实没有夸大其词,而它这两年所做的创新,也确实比苹果要多。从前些天的锤子发布会里所发布的One Step和Big Bang, 到昨天小米发布会里惊艳的概念机MIX, 可以感受到苹果无论是iOS还是iPhone, 都几乎是波澜不惊的做着改进,而已经很大程度上失去了让人惊叹但又确实实用的设计。就举个例子吧,iOS 10里添加的骚扰电话识别,这在Android里不知道什么年代就已经有了,苹果现在才添加这个功能,当然也是很受欢迎,但它并没有超越消费者的想象才做出什么更好的设计。说了这么多,明天这个时候就可以看到最新的MacBook Pro了。功能键区的OLED条已经提前泄露了真相,客观的说这确实也是很棒的设计,我的电脑还是得换的:P

只是想表达对微软的敬佩之情,这家公司从来不引领潮流,但是总是能迎头赶上,Windows对Mac当时的OS,IE对Netscape,Visual Studio对Borland产品,Xbox对PlayStation, Azure对AWS, Edge对Chrome, 以及不算太成功的Bing, MSN和Windows Phone. 如今微软在Satya Nadella的带领下,变得前所未有的open-minded, 与开源社区和其他公司合作非常的频繁,而且坚决的践行Cloud first, mobile first的战略。同时,又进入了硬件制造和垂直整合领域,交出了Surface系列的优秀产品。并且,也仍然有Holo lens这种极具未来感的项目在进行。下个十年里,也许还会有巨头轰然倒塌,像Yahoo, Nokia之类,但我相信微软还是会继续在行业的顶端。

评分 0, 满分 5 星
0 票

刚刚看了一条新闻President Obama Absolutely Destroys Donald Trump In Priceless ‘Mean Tweets’ Response. 奥巴马又参加了节目「Jimmy Kimmel Live!」,里面有一个环节是叫「Mean Tweets」, 来访嘉宾会当场读一些Twitter上针对嘉宾的负面甚至是恶意的评论。一两个星期前我在Twitter因潜在卖家打退堂鼓而大跌时接了飞刀,结果又继续跌了不少。不管是美国的评论家还是冯大辉,都多次提到Twitter这种媒体形式是网络暴力的温床,特别是那些名人们,简直是不胜其扰。他们的心脏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强,在网上看到一个个素未蒙面的人对你进行那样恶毒的攻击时,换是谁也不免会感到心灰意冷。 奥巴马这次读的消息应该是经过筛选过的,倒没有直接人身攻击,他也尽力是以幽默和大度的态度去面对,最后一条读了Donald Trump对他的评论「奥巴马大概会是离任的最糟糕的总统。」奥巴马回应到「Donald Trump, 但起码我会以总统的身份离任。」讽刺后者肯定当不上总统。

三场总统辩论看了第一场和第三场的小部分,也读了「选美」公众号的几篇文章,觉得美国大选还是挺有意思的。到目前为止,希拉里的民调已经是大幅领先,川普恐怕是无力回天了。我对政治所知不多,现在想谈的就是,川普当初崛起是因为利用了民众的情绪,而如今崩盘也是因为民众的情绪。情绪这东西,就是不经过大脑,很容易被操控,也很容易转向的,终归是不牢靠。还有一二十天就是大选投票日了,虽然心里也有一点好奇想看到川普当上总统这样奇特的事情发生,但理性告诉自己,还是希拉里吧,至少资本市场还没有做好前者当总统的准备,我这也是have skin in the game.

30岁的我,如今对民主的感觉很复杂。最近舆论的收紧,倒是没出乎意料。 有一句话我觉得很有意思,传说是李登辉说的:「如果一个人20岁时不是左派,说明他没有良心;但如果30岁时还是左派,说明他没有脑子」对于左派右派究竟代表什么,我倒也不是那么清楚,暂且就认为是比较激进的想推倒重来的人吧。

最近每天都把自己发到了博客上,不知不觉又坚持了5天。记录具体日常生活的流水账占比也越来越少,这是好事。生活还是要记,但不必那么详细具体,主要还是得写下思考、看法。长此以往,必有裨益。

评分 0, 满分 5 星
0 票

等到这时候开始写日记,已经是午夜了。刚刚帮Adam装好鹰眼的开发环境,配置已经几个月没动过,也装了这么多次,居然每次装还都能学到新东西…

如StackOverflow这个回答所说,cx_Oracleibm_dbImage not found,即找不到库时,之前使用的修改DYLIB_LIBRARY_PATH的方法是不正确的,而且这次怎么也不生效,正确的方法是使用install_name_tool. 究其原因是从El Capitan开始,SIP(System Integrity )会阻止DYLD_LIBRARY_PATH被spawned出来的进程所继承。install_name_tool是macOS下一个很实用的工具,可以更改程序所依赖的动态链接库的路径。这里有一篇中文文章介绍

然后就是homebrew安装的服务可以用brew services这个插件来进行管理。另外,macOS自带的启动管理器不是很亲民,我每次都得查文档才记得住那长长的命令和路径,不是我一个人记不住,因为有人做了一个方便的多的wrapper.

早上心血来潮看了下MuleSoft公司和创始人的介绍。2015年最新一轮,从Salesforce基金牵头的投资人手里融了1.28亿美金,估值来到了15亿美金之多,也是标准的独角兽。业内都估计这大概就是IPO前最后一轮融资了。

下面是我翻译的一点介绍

在IT的很多领域,传统巨头们都面临着新型创业公司的有力挑战。旧金山的MuleSoft就是这样的一只新的独角兽公司——在15年的时候,它完成了高达1.28亿美金的最新一轮融资,估值随之上涨到了15亿美金,领头者里是企业软件市场里耳熟能详的大玩家Salesforce的下属基金。截至到去年,总共的融资额已经有了2.59亿美金,而很多投资者还在继续往这家公司投钱,包括另外一家巨头SAP.

 

MuleSoft是一家应用网络公司。它通过API连接各个应用、数据和设备。API是软件互相通信,从而得以被粘合成一个统一系统的数码胶水。现在MuleSoft有接近1000个企业级用户,包括前10大汽车厂商中的4个,前9大全球银行的4个,前5大零售商的2个。

 

2003年的时候,Matson受雇在为一家伦敦的投资银行开发软件,需要耗费大概3000万欧元和18个月,在那个时候是相当大的项目。软件需要连接各个不同的系统,而在这些重型后台系统中间传输信息是非常痛苦和复杂的,即使Matson和伙伴们设计了一些很不错的架构和概念,但大厂商提供的中间件软件太过于封闭,使得很难实现这些构想。这是那个主意的开始——Matson想要开发一个平台,可以使得这些新的架构得以实现,并可以被任何开发者简便的使用。

 

Matson离开了那家公司,去南非和澳大利亚旅行。在离开前,一个拍档找到他开发一个慈善捐助的营销管理系统,可以在他旅行前赚些钱。这是个不错的项目,因为它正是如何解决多渠道互相通信的问题:营销的媒介可以是印刷品、电视、广播或邮件,捐赠可能来自于短信、电话、电子邮件或普通邮件。Matson帮助构建了这个系统,并开源了底层的基础框架,这就是Mule的原型。随后,他与其他的开发者打造了Mule的开源社区,搜集了很多反馈去改进它,直到2006年,创办了MuleSoft, 专注于Mule产品的公司。

Matson 2006年成立公司,然后一直没有去美国定居,而是继续和家人住在欧洲的马耳他岛,每两周去一次旧金山。据他自己所说这种生活也是快累趴下了,最终让他下定决心移居的是2010年的时候一次坐飞机的时候碰上火山爆发,把他给吓坏了。

我还蛮喜欢Mule的产品和这家公司的,虽然企业版很贵,但是整个产品的核心Mule社区版是开源的,企业版和平台依旧围绕这个开源产品来打造。读了很多文章和教程,还有《Mule in Action》这本书,基本上绝大部分问题都有比较优雅的解决方式。我现在在思考,是不是明年要把Mule可以做的东西包装成产品和服务,因为传统企业其实是很需要ESB来重构当前的信息架构的。

现在这种模式也比较流行,就是先做一款流行的开源软件,随后再围绕软件创办一家公司来提供相关的服务,例如之前关注的Spring, Clojure, Nginx, Scala… 当然一开始写开源软件的时候,也许只是单纯的想要开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