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分 0, 满分 5 星
0 票

Since I've already registered TOEFL months ago, I feel obliged to at least do some sorts of preparation for it. After all, it costs 1500 RMB, with which I could have bought a new smartphone.

I came across a book about writing called "Accidental Genius" before. It talks about how you can use writing to generate best ideas, insight and content. Which occurs to me is kind of like brainstorming - bring up a pen and a piece of paper (of course, a keyboard instead, in digital age), and start writing. Doesn't matter what you write, doesn't matter whether it looks good or of any meaning. Just keep dumping your raw ideas from your mind, or, under some circumstances, from you subconsciousness.

We thought we know ourselves, but we don't actually. "Knew thyself", is one of the Delphic maxims and was inscribed in the forecourt of the Temple of Applo at Delphi. Lots of life problems we encounter, when trace the root cause, are due to the lack of understanding of ourselves. For me personally, most problems are originated from lack of courage, fear of losing, escape from embarrassment for being refused. I always label those instead with "I want to be nice to others", and ironically, that hurt others' feelings at the end.

When do I feel most peaceful? When I read, write or swim. Those should be the activities I devote most of my energy to, at least right now. "Your problem is that you think too much without read much". One hundreds percents agree. Almost every spiritual practice emphasize focus on ourselves and current moment. Start paying attention to your breath. Exhale, inhale, exhale, inhale. Are you able to breath ten times in a row, feeling the rise and fall of your belly, without being disrupted by various other thoughts?

I read Zhiyu Liu's article again yesterday, word by word. And now I am much better. Some people really can purify others.

评分 0, 满分 5 星
0 票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结识了你,90后女孩。你是我认识的唯一的90后朋友。

村上君有一篇「遇见百分百的女孩」。是的,你有着一些很纯粹的质素和情感,是我所严重缺乏的,让我觉得感动又羡慕。(不过老实说我还是觉得你的理性可以再稍稍多一些,哈哈)

无论如何,祝愿你在大洋彼岸一切都好。

评分 0, 满分 5 星
0 票

我想起大学毕业那年,我重修完最后一门不及格的科目,如释重负的跑去系里教务处拿两证,却怎么也没有想到我的毕业设计也没有通过。一下楼,我的泪水夺眶而出,给母亲打电话嚎啕大哭,大声的说怎么可以这样,这不公平,我他妈的不要毕业证了,我要去北京闯荡。母亲难过又无奈,担心我真的因此冲动的作出什么事情来。最后我没有,想想我也干不出来。我从来都觉得在这些重大的决定上自己是理性的,但其实那包含着一大半的懦弱。对,我是一个懦弱的人,时常不开心、抱怨,但又缺乏改变的勇气和技巧,往往还怪罪到他人身上。

我想起大二下学期的时候,骑摩托车撞断了腿。倒没有很痛,我坐在地上想,多少得吸取些教训。一个旁观的阿姨说你这腿断了,我说没断吧,她说断了,我说没断,然后试图站起来,又摔回地上。阿姨说:你看,我说断了吧。本来不打算告诉母亲,可是自己搞不定,最后还是告诉了她,赶过来照顾我直到康复。

我想起大二上学期的一个晚上,班里人都去自习了。我一个人留在寝室里,百无聊赖的玩着魔兽争霸。班主任跑来查寝,发现了我,表示了对我的失望之情。依稀记起我后来居然还很不满的给她写了封信,说其实我不是你想的那样没追求。

我想起大一下学习C语言考试的时候,卷子一发下来发现什么也不会做。后面的同学一直以为我是大牛,打算抄我的,结果发现没到半个小时我就趴下睡觉了。

我想起大一整整一年流连于网吧,曾经一坐就是三四十个小时,三顿饭都吃湖南牛肉粉。早上回来的时候,觉得太阳很刺眼,路边有老人在打太极拳。羞愧之余,因为寝室没开门,还得跑到教室最后一排去睡觉。等睡醒的时候,教室里已经坐满了人,老师在讲课,学生们在记着笔记。觉得跟寝室里的人合不来,几乎都不怎么愿意呆,宁愿做公车去武大的高中同学那里趴在桌子上过一夜,或者是去游戏厅踢实况足球。

我上一次对自己非常满意,究竟是什么时候呢?

评分 0, 满分 5 星
0 票

自从把blog从Wordpress换到hexo后,动手写点什么的阻力便随之增加了。直到现在我才重新在虚拟机里安装了Ubuntu, 进行了这样或那样的一些必须设置,然后开始想写点什么。我强行止住了自己列清单挨个说的念头,决定想到哪写到哪,作为名符其实的随笔。

新的工作已经做满了三个月,难为情的是,我提交的代码数屈指可数。对于自己是否适合这种近乎SOHO的协作,我本来也没什么信心。如同摊开纸笔却不知道要写些什么好一般,在大多数的时候里我只是东张西望,拖拖点点。我慢慢的接受自己其实在编程上严重缺乏锻炼这个事实,可是对于如何一蹴而就突飞猛进却毫无头绪。当然了,那样的事恐怕本来就不存在。

与高中同学以及大学同学见过几次,大家活的都差不多。在现在这个年龄,暂时还没有活的特别落魄或富有成就感的。有些人具有某种可持续的一致性,十年不见,都还是可以察觉的出来。我最近倒是加入了一个知乎武汉的群,群里的气氛,比起工友那个,显得要有活力而亲切一些,有那么两三个,还颇谈得来。大部分人比我年轻,还在上大学,所以还不到筹划人生大事的时候。由于我很少去公司,所以除了跟我一个项目的那位女生,其他人我一个人也不认识,也打不起精神去特意结交。社交圈子,当前来看似乎也并没有到「狭隘」的程度,不必特地费心去调整。

现在的我仍然有相当的向上的愿望,但并不具体。说起来就是,不知道我实际上真实的需求什么,只是对现状不满意而已。我对很多东西都已经丧失了本来就不多的热情。就拿平常使用的数码设备来说:我把Macbook送给了哥,把相机送给了爸,把台式机送给了岳母。我不再用昂贵的Cherry的机械键盘或是Happy Hacking Keyboard, 因为嫌麻烦。犹豫了几次,最后还是没有换手机。「如无必要,勿增实体。」处理掉一些用不上的东西,给了我安稳感。现在每个星期好几天都会开车,早上一起去上班,在图书馆呆一天,然后晚上一起回来。车开起来不错,听着歌吹着空调,比公共交通要舒适很多。但也就到这个程度了,有一辆车开就好。这个月里,车子做了年检;驾照扣了分,缴纳了罚款;倒车不小心撞上了别的车,报了警出了险,最后顺便把车身上的痕迹一起抹平……到最后,我只是很安心它又可以随时服务于生活,我对它并没有额外的期盼。

前几天看了一部叫Monstar的韩剧,只有12集,是讲一群高中孩子玩音乐的,当然他们各自都有自己的烦恼。每个星期都看中国好声音,然后也看王韵壹写的蛮不错的点评。去电影院看了几部电影,『天台爱情』、『小时代』、『中国合伙人』、『环太平洋』、『星际迷航——暗黑无界』、『一夜有喜』、『超人——钢铁之躯』、『遗落战境』……这么数起来几乎每个星期都有去看。说到哪部特别好看或难看呢?此刻没什么特别的感觉,表现在豆瓣上,也就是3分或4分的区别了。

最近游泳倒是比较多,前前后后去过四五次了。可是我还是不知道蛙泳里腿应该怎么踢,看了上百遍视频教程,仍然无济于事。不过这也没什么可着急的,可能有一天就会了。现在我敲著键盘,与在水里划动手臂等着腿,并无二致,算是在做思维的体操。即便是没什么普遍意义的文字,构造也是需要耗费相当的脑力的。

Mindfulness中文是翻译成「正念」,不带情绪,不去判断的去观察自己此刻心里所想,是一种禅修。这是一种深度的自省,涉及到自指、递归的概念总是这么的迷人。总而言之就是要集中精力投入现在这一瞬间,去使劲的感受和体验。我很难保持集中注意力,不到五分钟就可以在多个窗口里换来换去。有试过计时器,每15分钟响一次,在这之间尽力关注,效果尚可。现在这个时候在Emacs里用黑底白字写些无关痛痒的东西,也能大体上集中,你看我现在在写我对自己现在行为的观察,写的又这么无关痛痒,这可能就是「正念」。如果能时常有正念,想必人生会快乐很多。

我并不觉得现在这种状态算是什么抑郁,依然只是迷惑而已。只是态度时常不够正面,这是需要经常提醒自己的。乐观而怀疑,这是我觉得最好的姿态,例如「我们永远无法获得确实的真理,不过我们可以靠批评来不断的接近它」,说的真是太好了。这个世界上有好多难以逾越的鸿沟,事实如此,只得老实的承认下来,不过精神还得更正面些。我喜欢不来任何宿命的说法,起码得给人选择吧!哪怕是程度非常低的选择。如果把尺度拉得更宽更大一些,宇宙里说到底也就是熵增和熵减两个方向而已。这是我所能接受的最广义的尺度,意思是说,要寻求什么意义,总得先把自己划分到某一类里。有的人圈子划的太小,只包括自己,或是加上家人,或是加上民族,或是加上国家。有的人划得又有点莫名其妙,比如把猫狗划上,却不划上猪羊牛。有的人划上森林,却不划上地衣。有的人把石头居然都划上了,觉得万物俱一般。反正我的划分,还是广义上的生命和非生命。我是生命,所以要说有什么终极的意义,那就是尽量减少宿命的熵增过程。

无论如何,能出生在一个和平年代,大体上衣食无忧,导致还有闲暇工夫去想乱七八糟的,这不得不说是一种幸福。虽然不怎么满意,但起码现在的生活状态属于自己造成,并不是什么不可抗拒力逼迫而成。只这一点,就需要面带微笑的心存感激了。

评分 0, 满分 5 星
0 票

花了大概三四个小时读完了Youtube创始人陈士骏有着成功学标题的自传「20个月赚130亿」。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就是他在成功创办了Youtube, 卖给Google, 随后创办第二家公司,做完脑瘤切除手术后,还是能够时常一周工作100个小时。

100个小时真是一个惊人的数字,相当于每天平均工作14个多小时,几乎除了吃饭睡觉,所有的时间都在工作。我很确信在大部分的时候里,陈士骏都是在关注的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超长的时间加上异常的专注,你可以想象这究竟能做多少事情。

以前总听到一句心灵鸡汤「优秀是一种习惯」,现在我对此深信不疑。如果能够长时间的集中注意力,「心力」的能量槽就会越来越长,这跟「体力」的积累和锻炼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心力的培养途径各人选择不一,有的靠兴趣,有的靠自律。洗碗是件很难做的事情吗?技术上不难,心理上,有些人是有障碍的。回家看到母亲每顿饭忙活半天做好多菜,然后洗碗,会想妈你不累吗?现在自己每天都洗碗,偶尔洗接近二十个碗,习惯了之后觉得这的确不是什么难事。前段时间一时冲动把扇贝每天的单词量调到了200,最开始的几天会觉得真艰难,怎么点都点不完的感觉。无非也是心理上的坎过不去而已。当你全身心的把「我要背完这200个单词」作为一件既定事实接受下来,沉入其中,似乎时间就会好过的多

即使从闲适的海滨小城回到了车水马龙的省会,我仍然止不住每天都想显得无聊又无解的问题:「人生到底应该如何度过?」每天努力的学习工作,终点会在哪里?会是很多人所设想的那样一朝一日功成身退然后环游世界享受生活吗?恐怕不是。即使现在的我离那还无比遥远,我已经知道那不是什么美满的结果。 现在的我,不管是在做什么,「此刻」都已经内化成我这个人的一部分,努力动用自己的头脑和身体,毫无保留的接受它。

「什么叫真正的生活?」这是第二个看起来无聊又无解的问题。我觉得知乎上这个问题的第一个答案说的特别好。好多人的问题,确实在于「从头到尾,对生活、经验、知识、智慧 ,定义之狭隘,令人震惊」。

我此刻心里给自己一个不可能完成的目标,就是每个星期「工作、学习和劳动」加起来100个小时,一言以蔽之,就是尽力把所有醒着的时间都用在需要耗费体力或心力的活动中去。仍旧懵懵懂懂,当然。但隐隐约约,隐隐约约觉得生活的意义存在于自己所集中注意力, be mindful的每一刻中,而不是立在未来或前方的某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