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分 0, 满分 5 星
0 票

很可能人类近现代文明得以高速发展,只是因为有大量花了比整个人类史长得多的时间而形成的化石燃料可以用来燃烧的结果。让人哭笑不得的是,有的人不承认或者是选择性忽视了这一点,而过多的把进步渲染成是自身努力的必然成绩。就好像你一直深信某些世俗成功者主要是由于他自己的不懈努力,结果后来发现实际上他家境优厚,或是凑巧赶上了什么机遇一般。完全没有说努力不重要,只是觉得,世界的不确定性比想象的要大,事后归因往往是南辕北辙。

想想看吧:一个75公斤不到的躯体,每天要移动一两吨的钢铁来去上班,这是一件多没效率的事情啊?而这一切之所以可行正是因为化石能源的充足,至少在当前充足。微信,Whatsapp可以让全中国乃至全世界的人类进行实时交流,而这源自于数量庞大的数据网络和不停耗费着电力的服务器…

这么说吧,如同「失控」和「科技想要什么」里面所描绘的未来可能的愿景:机器和网络这些人类所创造的东西,恐怕终有一天会挣脱人类的控制,成为一种「自来之物」,就像人类从缺乏智慧的低等生物进化而来一般,当前的社会形态,也许只是一种过渡的中间态。

评分 0, 满分 5 星
0 票

我有好些个写东西的场所,Evernote里名为Diary或者Notes的笔记本啦,自呼「笔者」的新浪微博啦,总感觉不是很安全的微信朋友圈啦,Tumblr啦,偶尔才上一次的Twitter啦,再就是这里,一块彻底的自留地。我总疑心在这里留下的文字里负面情绪会占的多一些,这实际上很说得通:时常会想要表达点什么给自己内心以外的世界,但又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不好觍着脸去微博微信里分享以免传播负能量。再说了绝大多数人根本就不关心,少数有可能在意的几个人不免又会想要推测字里行间下的隐喻。所以只有写到这里,自己花货真价实的美元购买的服务器,用已经没有丝毫geek气息的Wordpress搭建的独立blog, 隔三差五的发布那么一些无关痛痒的文字。一个完全公开的场所,没有任何隐私及权限控制,网址也有留在微博或QQ的个人简介里,但几乎不会有人来——除非那个人偶尔想起来会想要看看我最近在做什么。缺乏强制性,但行之有效的壁垒,Google Reader都已停止服务,唯有手工将网址输入到地址栏(当然由于更新不频繁,毫无添加到收藏夹的必要),然后多少停留那么几分钟,大概读一读,会比读微博和微信里的转发分享更为专心一些。

我最近每天都会做的事情有这么几件:跳绳1000个,用的是大爆推荐的「跳绳小凡」那买的绳子,挺好跳。跳绳对于我来说很合心意:运动量足够大,有氧运动,不用专门换一身行头,甚至连楼都不用下,只需要在楼梯间完成即可,非常节省时间。我本来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需要这么节约时间,但这就类似引擎的热效率一样,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动一动,最好是立刻就能开始,不必拖拖拉拉的准备半饷。用Pocket Casts听堆积如山的Podcasts, 除了唯一的中文博客IT公论会格外集中注意力听,其他大都心不在焉。继Creative Aurvana Air不知所终后,Sony MW600也不知去向,前些日子买的Superlux 381f果不其然的满了三个月就坏掉了。我过了一个星期没有耳塞的日子后,在淘宝上买了汉声paa-1. 它音质尚可,做工凑合,价格足够便宜,34元包邮。最重要的是能够用它不停的听,从而创造一个隔离场,对现实造成一定程度的扭曲。在手机上用Feedly读RSS feeds, 主要就是Daring fireballMarco.org.玩两盘Dota 2, 已经连续输了好多场,需要不气不馁的再接再厉。用电脑读Martin Fowler的Refactoring, 昏昏欲睡时候就用记事本抄写,把樱桃茶轴键盘敲得噼里啪啦的响,去洗手间用冰凉的水往脸上拍,多少往脑子里塞点什么。

 

评分 0, 满分 5 星
0 票

我有一种感觉,就是如果好些时候不写点什么,那这段时间过得并不怎么顺心,也可能因果关系正好相反,总之两者有相当高的正相关性就是了。所以仅仅是为了给自己正面的心理暗示,我就随便写点。

最近又搬了家。这应该会是住进自己的房子里之前最后一个暂时住所。一个刚刚修建完毕的小区,崭新的装修和家具。由于太新,房东买的衣柜味道很浓,我只得把它们都搬进一个房间,24小时开着窗用电扇通风。逐渐开始购置各种大大小小的生活用具。完全没有之前想象中的那样去秉持「如无必要勿增实体」的精神,「放进房子里的每一件东西都要是经过精心挑选的精品」的信念也消失的无影无踪。这是为什么呢?除了一如既往的缺乏对决心的贯彻,不妨是说我对自己的动手能力实在无法抱有信心,很难发挥昂贵器具的价值,由于缺少经验,除了拾人牙穗,也无法仅凭自己辨别物品的好坏。在住进自己房子之前的最后一年里,索性大致买一些,亲自挨个使用,感知它们是如何作用的,届时自己装修时也能有些心得。

工作不出意外的再次进入了白开水一样的状态。如今的我,甚至时常有这样的念头:想要去接触实实在在的人,给他们烹饪食物,递给他们需要的商品,闲聊或者是倾听他们的抱怨,哪怕是收拾和洗刷他们吃过的碗筷。想做这种事情,而不是每天对着了无生气的显示器,这样的日子过的已经太久了。

 

评分 0, 满分 5 星
0 票

NPR的TED Radio Hour本期的主题「Simply Happy」谈论的是如何获得幸福感。而「Stuff You Should Know」2月11日的节目「Do objects or experiences make us happier?」则探讨了Object or Experience哪个能让人更幸福。答案自然是Experience更胜一筹。究其原因:Object代表着现在,而Experience代表着过去,人类的大脑总是有不断美化记忆的倾向,很多人可以相当自然的调侃自己过去糟糕的经历,哪怕那个经历在当时让人痛不欲生,所以花钱买来的记忆几乎总是让人幸福的;Experience比Object通常更social, 而social会更让人更容易有积极参与的感受,况且人本身就是社会性动物。

联想到「Flow」和「Mindfulness」, 实际上获得幸福感的要诀就是「集中注意力到当前所做的事情中」。这个要诀当然不简单,所以人一辈子,都要不断去寻找足够有意思的事情来吸引和挑战自己以及——持续锻炼以增强自己的精神关注力。但是,起码知道这些至少首先显著改善我们的日常生活。例如,如果你在做一件并不喜欢但又不得不做的事情,也别心猿意马,埋头将它默默做完,既可以赶紧少一桩麻烦,同样可以获得上佳的精神体验。Marco Arment说他喜欢做「Power user of everything」, 用自己中意的、专业的方式去做生活中所有的事,仔细研究、彻底弄清,这样的life hacker便可以时时都能变得mindful, 能够沉浸到事物中去。

评分 0, 满分 5 星
0 票

村上春树继『1Q84』之后最新的小说『无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花了两天的时间读完,不算很长,十八万字的样子。

这一本给我的感觉同『挪威的森林』比较像,没有不加解释的非现实事物出现(例如羊男啦,夜鬼啦,小小人啦),贯彻始终的迷「为何我在那一年要被小团体突然抛弃」最后也得以基本澄清。可以说这是一本写「成长」的书,除了一贯的村上式的大城市中的孤独感,居然还有不少堪称鸡汤的文句。大概它会很受青少年欢迎,同我们高中时偷偷的读『挪威的森林』一样,我如是想。不过,它并没有带给我多少心灵震撼,哪怕是能让我动手标注的段落也寥寥无几。

书中的世界总算从20世纪七八十年代,与时俱进的变成了有了Google和Facebook的21世纪第二个十年。不过,村上君并没有花什么笔墨去谈论互联网给社会和人群所带来的巨大冲击与改变。主人公一如既往的热爱运动,读书和听古典音乐。倒是「无色彩的多崎作」在村上的主人公里反倒是显得富有色彩。暴力——这是村上一如既往用笔予以抨击和抵制的东西。这本书里,仍然是暴力夺走了可爱的女孩儿,小团体随之分崩离析,多崎作的人生瞬间面临崩塌。但那暴力来源于何处村上却一笔也没写,也许他想与之战斗的,正是这种无以名状的,暧昧的,具有潜在意味的暴力吧。

前几天,还读完了1Q84 Book 3. 我想我大概是对村上春树真的有些腻了,不过他仍然还会是我最为喜爱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