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分 0, 满分 5 星
0 票

在公司连续睡了4天,好消息是,睡眠质量在逐渐变好,能一觉睡到8点多了。这个早上若不是被尿胀醒,应该可以睡更多。折叠床不够长,每次脚得悬空一点,昨晚我搁了个高度合适的盒子在脚头,把脚撂在上面,正好。睡觉穿着上衣脖颈处不舒服,于是脱掉只穿内裤。快11月了还有蚊子,要记得晚上的时候就把窗户关牢,打开床上方的空调,开启换气模式,这样不会闷。折叠床不太稳固,要从下半部分爬上去… 总之结果就是睡的不错,没有莫名其妙的提前醒,也没有莫名其妙的失眠。早上换下穿了一个星期的T恤,换上迪卡侬蓝色背心,拿着牙具、剃须刀和洗面奶去洗手间梳洗,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的样子, 气色不算糟糕嘛。

早上实现了自定义转换器,从外部加载smooks的映射文件(现在是从Nginx URI读),从in队列里读取消息,将payload里的EDI文件转换为xml然后放到out队列里。接着又陷入了纠结,考虑怎样解决大量报文及其中间结果的存储。豆瓣开源的beansdb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如果没有更好的话,就打算用它了,需要进一步看看它有没有方便的HTTP API.

下午联通的客户经理过来,我们一人办了一张集团卡,39块钱一个月,1G省内流量+1G全国流量,300分钟国内+500分钟省内通话。一不留神现在有三张卡了,明年等合约到期了后将珠海的卡改成最低消费的组合套餐,宁波移动这张销掉算了。

三点多大家就一起上街了,今天周五,毕竟还是要放松下。先是把Adam的那台Thinkpad送到售后那放着修,然后我们三个人都理了发。理发店比较偏,里面就我们几个顾客,大概是今天下雨,其他人又还没下班的缘故吧。听说是之前大店里的理发师自己出来搞的,理的很细心,前前后后弄了快半个小时,效果还不错,基本上每次我刚剪完头发都会显得很傻,这次就还好,花费40元。接着我们打车去老外滩,请志虎吃潮汕牛肉火锅。天天游泳健身,吃饭谨小慎微,偶尔也还是要放纵一下,何况这锅底很清,不油不咸,牛肉的脂肪也不多,本来点了胸口捞,最后也给漏掉了,正好。三个人饱餐一顿,花费300元。

回来后稍微休息了下去健身房,直接游了泳,没有做力量训练。今天蹬腿感觉没昨天好,不过还是坚持游了60个单程,1500米。 今年能在保持体重的情况下把体脂率降到15%吗?就把这个数字定为目标吧。回头看,今年做的运动比之前多了10倍不止,心脏在慢慢变强壮,身上的肌肉也有一点点了,即使穿背心也不再像个废柴,可其实,并没有什么「突破」的感觉。恐怕各类种种自我的改变就是如此,日积月累,水滴石穿,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变化,可回头望望,最开始出发的地方已经看着有些远。我很庆幸自己能在30岁的时候开始认真看待自己的身体,虽然并不早,但是也没有什么东西走到无可救药的境地。

评分 0, 满分 5 星
0 票

早上看到消息,MacBook Pro终于要更新了!苹果将在28号北京时间凌晨1点召开发布会,标题是hello again, 应该是向80年代发布的初代麦金塔致敬。

有点恐慌,项目依然没什么进展,花掉太多的时间东张西望。好了,还是先定下来用smooks了,当前阶段没什么更好的选择。它的代码质量应该是可以保证的,毕竟JBoss ESB也是用的它,只不过近两年确实没有再更新了, 项目已经不再活跃。读了点XML Schema primer, 读了点SAX, 昨天晚上读了visitor pattern的几篇文章,只能说大致了解了它是干嘛的。

晚上去健身房先是做了完整的腹部训练,这次做的一丝不苟,每一个都坚持做完,然后推了几组胸,斜躺着。重量其实也就20多公斤,但比平躺难度要大,基本上七八个就力竭了,一个多的都做不了。接着去游泳,状态不错,游了50个单程,要不是Adam状态不好,应该能游60个的。过了这么久,蹬腿好像终于有了些感觉,整个动作比之前协调了不少。不过据我自己数数的结果,比较快的用劲的游,一个单程需要换气的次数比放松下来慢慢游还要多,分别是14次和11次,所以还是不太对劲。在宁波的时候几乎天天都去游泳,之前刚刚学会的时候还在想能每天游泳该多么幸福啊,现在居然就这么实现了。

读了篇ZeroMQ的whitepaper, 发现挺有意思的。一般的MQ肯定是作为中间的star或hub, 所有的客户端都跟它连着。这样的好处是异步、客户端互相之间不用知道等等,但坏处就是增加了太多额外的网络开销。ZeroMQ将一般MQ的数据传输工作分了出来,让客户端自个去直接互相连接来完成,而只做directory service, 让客户端可以知道通信的对方的地址。至于为了实现异步需要的队列,则是可以跑在客户端上,反正单纯的队列也就是个缓存,跟复杂的业务逻辑隔开,稳定性也还好。前些天,ZeroMQ的作者Pieter Hintjens选择了安乐死,与10月3日去世。病因是2010年得的一种少见的癌症胆管癌,手术治好了,今年又不幸的复发。他在临终前写的文章A protocol for dying让我看到了勇气、乐观、理性这些伟大的品质。能这样平静的安排和决定自己的死亡,令人动容。之前读「最好的告别」,其实已经改变了我很多执念,对现代的医疗干预不再盲从,当生命真正即将走到终点的时候,我们需要有尊严的走完走后的路。「死亡是生命最好的发明。」Steve Jobs在演讲中如是说。「海伯利安」里,伊尼娅教导着人民,摒弃了可以让自己永生的十字形。Pieter Hintjens是1962年出生的,享年53岁,仍然活跃在编程的第一线,设计和开发出了这么有独创性和优秀的软件。Rest in Peace. 向你致敬,但愿能从你身上学到些什么。

评分 0, 满分 5 星
0 票

有的日子写日记毫不费力,有的日子打开编辑器,脑子里却是一片空白,或者是说没什么心情写。写日记算是自己同自己对话,但人当然会有不想说话的时候,包括跟自己。今天恐怕是这样的日子。

昨晚做负重深蹲,有点伤,今天整天下背部都酸痛,尤其是起身的时候,有点使不上劲。Adam是肩痛,位置不一样,看来我们俩发力点有所区别。晚上去健身房没有做力量训练,径直去游泳。跟我一个泳道的家伙自由泳游的相当的好,速度快,动作轻盈,转身标准,而且一口气就是好多个来回。我游了这么久了,对于蛙泳的腿到底要怎么蹬仍然一头雾水,就仿佛带着度数不足表面又有水垢的泳镜一般。「做事要动脑筋」——我对自己如是说,可遇到瓶颈来经常习惯性的,这里戳戳那里摸摸,或是「偷懒式的坚持」,以为事情会奇迹般的好转… 有的时候恐怕会的,但更多的时候还是用用脑子吧。游了50个单程,若是把今天当作恢复日,那应该够了,洗澡回去吧。

今天见了两拨人,上午朱老师带着五个学生过来,谈谈之前做的WiFi数据分析的项目。大致介绍了一下之前的情况,以及项目的应用等等。两个男生都是宁波人,一个舟山一个宁海,我心想如果可能的话可以多多接洽一下,说不定有那么一点留下来工作的可能性。下午来了一个面试销售的92年的姑娘,潘总不在,中秋因为她迟到了7分钟还态度严厉的教育了她一番,然后也走了。只能我和Adam跟她聊了一会儿。找话说,目前来看是没问题的,但问题是,对于面试来说,恐怕有时候还是不能太过于nice了,姿态要适当的放高一些,毕竟我们是面试官而不是面试者。双方和和气气的聊天,说着冠冕堂皇的话,有可能气氛很融洽,时间过去了,人走了发现好像还是不知道到底对方适不适合。

昨天培训回来,到现在为止还没写什么代码。的确,文件转换是重中之重,还是得先想清楚怎么实现。大概搜了一下,除了smooks外似乎没有其他更好的开源选择,除非是自己用Python来做文本处理,但那样也不见得会比smooks方便。得在两三天里确定下来方案。其他部分倒是差不多了,Mule + RabbitMQ + Redis + MySQL, 还有个存取大量小文件的组件,倒是还没选好。

缪缪现在自己很喜欢从书架上抽书下来,然后翻啊翻,可以一个人在那玩二十分钟。我们对此感觉很欣慰,「无条件养育」应该可以养出很有安全感的孩子吧?她在玩的时候尽量不去打扰她。也很感激爸妈,为了缪缪全身心付出,家里的电视也好久没打开过了。

今晚依旧在公司睡。打算连续在公司睡上个十天,找找感觉。但眼睛还是得时常放松下,在公司势必是一直坐在电脑前,每天15个小时以上,眼睛可受不了。

评分 0, 满分 5 星
0 票

笑来是对我影响挺大的一个人。之前他的博客我每篇都会读,有时候还会留言,「把时间当作朋友」读过两三遍。他给我带来的最大改变是,让我真诚的相信人是可以通过不断的自省和努力达成自我进化和改变的。有时候想,为什么像李笑来和罗永浩这样的新东方老师,居然可以不断的跨界在这么多的领域取得成就。这恐怕其中很重要的原因是他们掌握了「元」技能。英语和计算机知识是元技能,正确客观、符合现实、不自欺欺人的观念也是元技能。

笑来最近出了一本新书。同他所倡导的人可以不断升级一样,这本书也是不断在更新的,现在可以在http://b.xinshengdaxue.com/index.html读到。大部分文章已经在笑来的公众号里发过了,但不妨多读几遍,特别是如果对其中的观念还感到陌生的话。

如今的时代,知识已经是按需分配。除了极少数受到管制的如「如何制造氢弹」的知识,其他绝大部分都可以免费在互联网上得到。例如现在我正在Coursera上看普林斯顿大学教授所讲授的算法。而知识的贫富差距,与财富的贫富差距一样越来越大。以前一般民众如果不读书的话,获得信息最多的渠道是电视和报纸杂志。而如今,人们读的最多的是微信里谣言和伪科学比例高的惊人的垃圾信息。这些信息在质量上恐怕是比不上一份地方性报纸的后几个版面。

新的一年里我也列出了几个要努力自我改变的领域:

  1. 工作上比之前至少投入多一倍精力,努力能带团队,进行技术革新;
  2. 业余时间尽可能多的陪女儿,给她唱歌、讲故事、说英文,给她换衣服、洗澡、换尿布,学习一切她需要我为她做的事情;
  3. 健身和锻炼。每天都要进行力量训练,深蹲、俯卧撑、引体向上、卷腹,在公司里也要做。一周至少划3个五千米。
  4. 读书。之前说的100本书太多,每个月读4本吧,列出计划,而且每本书都尽量能谈些感想,哪怕只是在这私人的日记里。多做深度阅读,学而不思则罔,这大概是我之前读书最大的毛病;
  5. 编程。每天都要check in代码到GiHub里,看streak能维持多久;
  6. 写作。每天写日记。这个习惯到目前为止保持的还可以,已经坚持了1个半月。公众号「无尽的探索」自从开张之后只写了一篇文章,博客也荒废好久了。看能不能一周写一篇博客吧。

评分 0, 满分 5 星
0 票

I've spent two days to finally successfully installed El Capitan + Windows 10 on my old Mid-2010 Macbook Pro (Model MC374).

  1. The key point  to install Windows 10 on MC374 is that you have to boot the installation under traditional mode instead of EFI, otherwise graphical card driver will crash. Have been struggling with this problem for a whole day before I came across this discussion on Apple forum;
  2. In order to boot the traditional way, I had to use DVD. USB stick doesn't work because it can only boot EFI mode, or maybe I don't know how to do it. The SuperDrive hasn't been used for several years I guess, and it simply didn't work at first, complaining " error burning disk image: the disk drive didn't respond properly and can't recover or retry". I'd done some housework by following this with alcohol and dishcloth, and it did work!
  3. El Capitan's BootCamp assistant supports USB-less Windows installation, which means it can use an ISO file instead of physical USB stick or DVD. But... old model Mac are not supported. And because the Windows to install is 10 instead of 7, the assistant won't even do the partition work, so have to do it manually;

After so many years in IT industry, and installing OS is still one of my major work. So pathet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