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分 0, 满分 5 星
0 票

Both Darling Fireball and Marco had referred to "The Best" by Dustin Curtis:

I’d only buy the very best of everything, even if that meant owning very few things.

If you’re an unreasonable person, trust me: the time it takes to find the best of something is completely worth it. It’s better to have a few fantastic things designed for you than to have many untrustworthy things poorly designed to please everyone. The result–being able to blindly trust the things you own–is intensely liberating.

That's exactly how I think and act. i.e. spending a lot of money to get an keyboard of top quality that will last for probably 10 years. I call it consistency & taste.  For various stuffs I need to buy when I move into my new house, I'll follow this spirit as well.

It feels so good to have similar thoughts with these people you admire and respect. I'd like to be called a "hacker". But apparently I'm way too far from smart yet. Just devote more time to two languages: Clojure + English.

 

评分 0, 满分 5 星
0 票

Link

Amazon和37Signals都是我非常喜欢的公司。Jeff Bezos, DHH, Jason Fried也是我非常敬佩的伟大企业家。Jeff Bezos最近拜访了37Signals的办公室。在Q&A环节,他分享了他自己对于那种“right a lot"的人的有启迪的观察。

He said people who were right a lot of the time were people who often changed their minds. He doesn’t think consistency of thought is a particularly positive trait. It’s perfectly healthy — encouraged, even — to have an idea tomorrow that contradicted your idea today.

说到我心坎去了。就像我非常喜欢的News Room里Mac对Will的评价一样。最强大的计算机语言是Lisp这种能够在运行时改变自身扩充自己的Homoiconcity语言,最强大的人则是可以不断抛弃成见改进自己世界观的人。最近我觉得,能通过思考改变自己心智,是一种佛性。实际上,自指、自省、自我修复、自我改进是智能的主要特征。

This doesn’t mean you shouldn’t have a well formed point of view, but it means you should consider your point of view as temporary.

不不,但这不并不表明你不应该拥有一套稳定成熟的观点。只是说,你得有随时推翻它们的觉悟。在这点上,我们应该恪守真正的科学态度:我们永远无法得到确切的真理,但我们力求选择最有力,最能接受批评,能解释最多现实的那个。

What trait signified someone who was wrong a lot of the time? Someone obsessed with details that only support one point of view. If someone can’t climb out of the details, and see the bigger picture from multiple angles, they’re often wrong most of the time.

那么那些总是错的人具有什么显著特质呢?着迷于只支撑单方面观点的细节,无法从宏观的多个角度着眼观察事物。别做这样的人。

(为了缓解微博综合症,并使博客言之有物,我决定之后摘选Hacker News的精彩文章半翻译半点评的来发布到这里 XD )

评分 0, 满分 5 星
0 票

有些生理或心理的痛苦是无法避免的,它们是我们在生活的中的第一镖(dart). 如果我们用贪婪、厌恶或妄想这三种毒药来予以反应的话, 我们就把第二镖扔向了自己和他人。甚至有时候,在根本没有第一镖的情况下,我们也扔出了镖。更甚的是,我们用它来作为对正面情形的反应,比如收到善意的赞扬。

日常生活中,很多时候都可以练习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绪。当努力实践几次,发现自己的心情真的可以保持平稳,不被负面情绪所控制的时候,欢愉从心底浮起。

通往觉醒的道路有四个阶段:

  1. 你时常被第二镖击中,而你都没有意识到它:你的室友忘记给你带牛奶回家,你对他大发雷霆,完全没觉得你的反应过激了;
  2. 你知道你被负面情绪所控制,但无法自拔:你的内心在摇摆,但还是停不了尖锐的抱怨着牛奶的事情;
  3. 你有情绪,但是你没有发作:你有些愠怒但提醒自己你的室友已经为你做了很多,抱怨只会让情形更糟;
  4. 没有负面情绪产生,有时候你都忘了这是个问题:你理解牛奶没有被带回家,然后你平静的跟室友来解决问题。

四个阶段,分别是教育学中的unconscious incompetence, conscious incompetence, conscious competence, and unconscious competence. 当前我努力使自己保持在第三个阶段,盼望经过不断的刻意练习,可以把它变成一种习惯,进入第四阶段。

佛学禅理,加上最前沿的脑神经科学与心理学研究,"Buddha's Brain"大概是能在某种程度上塑造我心智的一本书。『卡拉马佐夫兄弟』建立了我的宗教观,而现在我开始对佛教里的心理学及哲学内容有兴趣了 🙂

 

评分 0, 满分 5 星
0 票

白板报最近有两篇文章,『闭关』『再说闭关』,读过之后有些感同身受。前天我把密码交给了妮妮,决定不再上微博。

微博给我带来了很多正面的东西。它让我得以了解公司里很多不大打交道的人,他们中的许多对我来说变得亲切熟悉起来。也让一些人了解了我,使我收获了一些认同感,还得以参加了一次公司All hands meeting的Panel Discussion

我为什么选择离开,至少是暂时离开微博呢?

  1. 我虽然还算不上微博控,但是经过这大半年的使用,它也使我养成了一些习惯。一是在生活中遇到什么似乎值得一说的事情时,大脑里蹦出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要发一条微博;二是打开浏览器如果没有特定要看的东西,笃定会习惯的打开微博首页滚动几下。有时候甚至刚刚关闭标签,十秒钟后又打开,重复这样的过程。当我察觉到这一点时,觉得这有些危险:这种条件反射,看起来怎么都不像有经过大脑处理的痕迹。我不愿意用潜意识去做本应投入相当注意力的事情;
  2. 微博上信息的信噪比实在太低。尽管我已经尽力作出积极的过滤和调整,但微博的定位使得即使是关注信息质量的人也难免会产出劣质信息,而随意转发的大多数人,就更不用谈了。稍微回想一下,其实自己很少在微博上看到什么对自己有用的信息。就拿IT业界新闻来说,我自己读Hacker News然后分享出来,要比它变成中文开始传播的速度要早好几天;
  3. 微博让人变得浮躁、短视、功利。我有时候分享的文章,连自己都没有仔细读完,就贴了出去,想想看,只是为了获得潜在的关注和评论。时间一长,这种短时间迅速出结果的激励反馈,跟老虎机上瘾还真有点像;
  4. 微博虽然是一个网络上的虚拟场所,但在所有网络组织形势里,是最开放的一种,相当容易聚集群众。群体所在的地方,虽然更平等民主,但是必定是情绪占主导地位,理性在这里几乎很难起作用。即使有的人一开始抱有理性的心态,但是微博时效性太强,又缺乏整体性,几乎不给你正反分说的机会;
  5. 微博虽然占用的大多是碎片化的时间,但是一整天加起来,大概也有一两个小时。而其实我对于这些时间可以有更好的利用,比如阅读Instapaper, Google Reader, 以及在手机上读Kindle书籍。这两天我断断续续,就把Buddha's Brain读了25%左右,可见之前我刷微博花掉的时间还是相当可观的;

其实,我仍然希望有个地方可以关注朋友们的生活,换句话来说,就是吃喝玩乐。但目前似乎微博被赋予了太多期望和元素。看看长微博这种东西就知道了!我这次能坚持多久呢?我觉得至少能坚持三个月吧 XD

评分 0, 满分 5 星
0 票

我望着包装箱上用来捆扎的塑料带,问毛毛你会捆箱子吗?毛毛说当然会了。我心想这个我倒真不会,也从来没想要去学。个中原理自然不复杂,凝神瞧他人捆一两遍自然就会了,可是我到底还是从来没起这个心。

诶,我这个人恐怕干什么,都是马马虎虎吧?

几乎很难发现一件事情我是每天必须要做的。就连刷牙洗澡这样的事情也不能担保每天都做,有时候在旅途中忘带器具,或是周末困倦难忍,便直接睡觉了事。一日三餐现在算是好了些,至少平常都能吃满,以前在大学里,有时候在家里莫名其妙的一天不吃饭,最后几乎是求生似的磨下楼也有过几次。不爱喝水,得主动想着去喝,否则整半天也没有渴这回事。2010年居然整整记了一年的日记,可是后来觉着没劲,说不记也就不记了。

我有时候不免想,这看起来像是“自由意志”吗?率性而为倒是些贴切,可是细看下来,倒是大多属于消极被动无为罢。说懒惰是人的头号原罪不为过。

前天去看了看未来的房子,正在施工。望着毛坯,想着不久的将来恐怕要作出无数个或琐碎细小或影响深远的决定,有些彷徨若失。我恐怕不能再这么马马虎虎随随便便下去了。做事情得用心,用心系鞋带,用心刷牙,用心抹脸,用心写字,用心念书。得用心,否则的话,人生这样长,要去何处打发时间呢?26岁就慵懒的觉得世事不过如此,嗯那,料想肯定是自己出了什么差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