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分 0, 满分 5 星
0 票

我想起大学毕业那年,我重修完最后一门不及格的科目,如释重负的跑去系里教务处拿两证,却怎么也没有想到我的毕业设计也没有通过。一下楼,我的泪水夺眶而出,给母亲打电话嚎啕大哭,大声的说怎么可以这样,这不公平,我他妈的不要毕业证了,我要去北京闯荡。母亲难过又无奈,担心我真的因此冲动的作出什么事情来。最后我没有,想想我也干不出来。我从来都觉得在这些重大的决定上自己是理性的,但其实那包含着一大半的懦弱。对,我是一个懦弱的人,时常不开心、抱怨,但又缺乏改变的勇气和技巧,往往还怪罪到他人身上。

我想起大二下学期的时候,骑摩托车撞断了腿。倒没有很痛,我坐在地上想,多少得吸取些教训。一个旁观的阿姨说你这腿断了,我说没断吧,她说断了,我说没断,然后试图站起来,又摔回地上。阿姨说:你看,我说断了吧。本来不打算告诉母亲,可是自己搞不定,最后还是告诉了她,赶过来照顾我直到康复。

我想起大二上学期的一个晚上,班里人都去自习了。我一个人留在寝室里,百无聊赖的玩着魔兽争霸。班主任跑来查寝,发现了我,表示了对我的失望之情。依稀记起我后来居然还很不满的给她写了封信,说其实我不是你想的那样没追求。

我想起大一下学习C语言考试的时候,卷子一发下来发现什么也不会做。后面的同学一直以为我是大牛,打算抄我的,结果发现没到半个小时我就趴下睡觉了。

我想起大一整整一年流连于网吧,曾经一坐就是三四十个小时,三顿饭都吃湖南牛肉粉。早上回来的时候,觉得太阳很刺眼,路边有老人在打太极拳。羞愧之余,因为寝室没开门,还得跑到教室最后一排去睡觉。等睡醒的时候,教室里已经坐满了人,老师在讲课,学生们在记着笔记。觉得跟寝室里的人合不来,几乎都不怎么愿意呆,宁愿做公车去武大的高中同学那里趴在桌子上过一夜,或者是去游戏厅踢实况足球。

我上一次对自己非常满意,究竟是什么时候呢?

评分 0, 满分 5 星
0 票

自从把blog从Wordpress换到hexo后,动手写点什么的阻力便随之增加了。直到现在我才重新在虚拟机里安装了Ubuntu, 进行了这样或那样的一些必须设置,然后开始想写点什么。我强行止住了自己列清单挨个说的念头,决定想到哪写到哪,作为名符其实的随笔。

新的工作已经做满了三个月,难为情的是,我提交的代码数屈指可数。对于自己是否适合这种近乎SOHO的协作,我本来也没什么信心。如同摊开纸笔却不知道要写些什么好一般,在大多数的时候里我只是东张西望,拖拖点点。我慢慢的接受自己其实在编程上严重缺乏锻炼这个事实,可是对于如何一蹴而就突飞猛进却毫无头绪。当然了,那样的事恐怕本来就不存在。

与高中同学以及大学同学见过几次,大家活的都差不多。在现在这个年龄,暂时还没有活的特别落魄或富有成就感的。有些人具有某种可持续的一致性,十年不见,都还是可以察觉的出来。我最近倒是加入了一个知乎武汉的群,群里的气氛,比起工友那个,显得要有活力而亲切一些,有那么两三个,还颇谈得来。大部分人比我年轻,还在上大学,所以还不到筹划人生大事的时候。由于我很少去公司,所以除了跟我一个项目的那位女生,其他人我一个人也不认识,也打不起精神去特意结交。社交圈子,当前来看似乎也并没有到「狭隘」的程度,不必特地费心去调整。

现在的我仍然有相当的向上的愿望,但并不具体。说起来就是,不知道我实际上真实的需求什么,只是对现状不满意而已。我对很多东西都已经丧失了本来就不多的热情。就拿平常使用的数码设备来说:我把Macbook送给了哥,把相机送给了爸,把台式机送给了岳母。我不再用昂贵的Cherry的机械键盘或是Happy Hacking Keyboard, 因为嫌麻烦。犹豫了几次,最后还是没有换手机。「如无必要,勿增实体。」处理掉一些用不上的东西,给了我安稳感。现在每个星期好几天都会开车,早上一起去上班,在图书馆呆一天,然后晚上一起回来。车开起来不错,听着歌吹着空调,比公共交通要舒适很多。但也就到这个程度了,有一辆车开就好。这个月里,车子做了年检;驾照扣了分,缴纳了罚款;倒车不小心撞上了别的车,报了警出了险,最后顺便把车身上的痕迹一起抹平……到最后,我只是很安心它又可以随时服务于生活,我对它并没有额外的期盼。

前几天看了一部叫Monstar的韩剧,只有12集,是讲一群高中孩子玩音乐的,当然他们各自都有自己的烦恼。每个星期都看中国好声音,然后也看王韵壹写的蛮不错的点评。去电影院看了几部电影,『天台爱情』、『小时代』、『中国合伙人』、『环太平洋』、『星际迷航——暗黑无界』、『一夜有喜』、『超人——钢铁之躯』、『遗落战境』……这么数起来几乎每个星期都有去看。说到哪部特别好看或难看呢?此刻没什么特别的感觉,表现在豆瓣上,也就是3分或4分的区别了。

最近游泳倒是比较多,前前后后去过四五次了。可是我还是不知道蛙泳里腿应该怎么踢,看了上百遍视频教程,仍然无济于事。不过这也没什么可着急的,可能有一天就会了。现在我敲著键盘,与在水里划动手臂等着腿,并无二致,算是在做思维的体操。即便是没什么普遍意义的文字,构造也是需要耗费相当的脑力的。

Mindfulness中文是翻译成「正念」,不带情绪,不去判断的去观察自己此刻心里所想,是一种禅修。这是一种深度的自省,涉及到自指、递归的概念总是这么的迷人。总而言之就是要集中精力投入现在这一瞬间,去使劲的感受和体验。我很难保持集中注意力,不到五分钟就可以在多个窗口里换来换去。有试过计时器,每15分钟响一次,在这之间尽力关注,效果尚可。现在这个时候在Emacs里用黑底白字写些无关痛痒的东西,也能大体上集中,你看我现在在写我对自己现在行为的观察,写的又这么无关痛痒,这可能就是「正念」。如果能时常有正念,想必人生会快乐很多。

我并不觉得现在这种状态算是什么抑郁,依然只是迷惑而已。只是态度时常不够正面,这是需要经常提醒自己的。乐观而怀疑,这是我觉得最好的姿态,例如「我们永远无法获得确实的真理,不过我们可以靠批评来不断的接近它」,说的真是太好了。这个世界上有好多难以逾越的鸿沟,事实如此,只得老实的承认下来,不过精神还得更正面些。我喜欢不来任何宿命的说法,起码得给人选择吧!哪怕是程度非常低的选择。如果把尺度拉得更宽更大一些,宇宙里说到底也就是熵增和熵减两个方向而已。这是我所能接受的最广义的尺度,意思是说,要寻求什么意义,总得先把自己划分到某一类里。有的人圈子划的太小,只包括自己,或是加上家人,或是加上民族,或是加上国家。有的人划得又有点莫名其妙,比如把猫狗划上,却不划上猪羊牛。有的人划上森林,却不划上地衣。有的人把石头居然都划上了,觉得万物俱一般。反正我的划分,还是广义上的生命和非生命。我是生命,所以要说有什么终极的意义,那就是尽量减少宿命的熵增过程。

无论如何,能出生在一个和平年代,大体上衣食无忧,导致还有闲暇工夫去想乱七八糟的,这不得不说是一种幸福。虽然不怎么满意,但起码现在的生活状态属于自己造成,并不是什么不可抗拒力逼迫而成。只这一点,就需要面带微笑的心存感激了。

评分 0, 满分 5 星
0 票

花了大概三四个小时读完了Youtube创始人陈士骏有着成功学标题的自传「20个月赚130亿」。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就是他在成功创办了Youtube, 卖给Google, 随后创办第二家公司,做完脑瘤切除手术后,还是能够时常一周工作100个小时。

100个小时真是一个惊人的数字,相当于每天平均工作14个多小时,几乎除了吃饭睡觉,所有的时间都在工作。我很确信在大部分的时候里,陈士骏都是在关注的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超长的时间加上异常的专注,你可以想象这究竟能做多少事情。

以前总听到一句心灵鸡汤「优秀是一种习惯」,现在我对此深信不疑。如果能够长时间的集中注意力,「心力」的能量槽就会越来越长,这跟「体力」的积累和锻炼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心力的培养途径各人选择不一,有的靠兴趣,有的靠自律。洗碗是件很难做的事情吗?技术上不难,心理上,有些人是有障碍的。回家看到母亲每顿饭忙活半天做好多菜,然后洗碗,会想妈你不累吗?现在自己每天都洗碗,偶尔洗接近二十个碗,习惯了之后觉得这的确不是什么难事。前段时间一时冲动把扇贝每天的单词量调到了200,最开始的几天会觉得真艰难,怎么点都点不完的感觉。无非也是心理上的坎过不去而已。当你全身心的把「我要背完这200个单词」作为一件既定事实接受下来,沉入其中,似乎时间就会好过的多

即使从闲适的海滨小城回到了车水马龙的省会,我仍然止不住每天都想显得无聊又无解的问题:「人生到底应该如何度过?」每天努力的学习工作,终点会在哪里?会是很多人所设想的那样一朝一日功成身退然后环游世界享受生活吗?恐怕不是。即使现在的我离那还无比遥远,我已经知道那不是什么美满的结果。 现在的我,不管是在做什么,「此刻」都已经内化成我这个人的一部分,努力动用自己的头脑和身体,毫无保留的接受它。

「什么叫真正的生活?」这是第二个看起来无聊又无解的问题。我觉得知乎上这个问题的第一个答案说的特别好。好多人的问题,确实在于「从头到尾,对生活、经验、知识、智慧 ,定义之狭隘,令人震惊」。

我此刻心里给自己一个不可能完成的目标,就是每个星期「工作、学习和劳动」加起来100个小时,一言以蔽之,就是尽力把所有醒着的时间都用在需要耗费体力或心力的活动中去。仍旧懵懵懂懂,当然。但隐隐约约,隐隐约约觉得生活的意义存在于自己所集中注意力, be mindful的每一刻中,而不是立在未来或前方的某处。

评分 0, 满分 5 星
0 票

『I'm Feeling Lucky』让人印象深刻的不是Google做的有多好,而是Google曾经做的有多烂。

一直到2000年居然都还没有监测设施, 网站挂了好一段时间之后,还是Sergey亲自发现,随后call工程师上来看,结果是机房里连着所有机器的一个没有备份措施的放在地板上的主路由器被人绊到了。2000年Google即将成为雅虎的搜索提供商,只剩下48钟头,Exodus数据中心还没有拿到最新的索引,网络问题导致无法传输。工程师们将80台机器弄上卡车开了过去,把机器一股脑堆在地板上,开始拷贝数据,更令人发指的是,发现没足够的接头后,爬到了旁边公司的机柜里把空闲的线扯了过来。在Urs着手安排代码的重写之前,Google的l代码质量其实是相当糟糕的。Larry和Sergey两位博士创始人更注重理论是不是能被实现,而不是工程。

但是Google做的好的地方,就是一帮极其聪明的人,用强有力的执行力不断的持续迭代推进。两位创始人在很多方面都要用数据说话,灰度发布使用的很多,先放上去,看看反馈和效果,随后不断的调整。一个伟大的公司,领导人一定有着超乎常人的伟大的愿景,一些几乎跟赢利无关,而是跟塑造世界有关的愿景。

Doug坦诚,在开始的几年里,每当有跟两位创始人不一致的地方,结果都是创始人是对的。比创始人大十几岁,来自传统媒体行业的Doug, 可能在很多方面还是太过于保守,遇事会用大多数人都会选择的稳妥的方式去解决,而不会像Larry + Sergey那样有着out-of-the-box的想法。他逐渐的跟上了工程师的节奏, 适应了这种气氛,成功的成为了The Voice of Google, 负责Google网站上许许多多的文案、界面文字以及同用户的沟通工作。在最近几年,Larry执掌帅印之前,其实Google在很多公关和政府事务上都遇到了麻烦,品牌也遭遇了一些损坏,正如Doug所说,在后期遇到的观点不一致,无奈的是他对的时候多一些。为了维持一致而稳定的品牌,还是必须有一些东西是要坚守而不能打破的。

不管是人还是公司,有外界的人或事去推动你发展,是一件很值得庆幸的事情。Google签下Netscape, 一夜之间流量和负载增加3倍,签下Yahoo! 增加7倍。这些关键事件推动Google以超乎想象的速度野蛮成长,最重要的是它挺下来了。

Google就连招聘Doug这样40多岁的人,Larry + Sergey居然也会问高考成绩。不过确实可以感受到,Google的员工极其的聪明,能力非常全面,所以整个公司可以在转型中立于不败之地,不会有人才技能不匹配的情况出现。

看Google在广告市场碾压一堆没品没技术的公司是很爽的。这里不禁为两个创始人有广告这么一个日进斗金的部门去赚大钱,然后去捣鼓各种高科技玩意感到十分幸福。其实Adsense这样的核心业务,一开始都不是Larry和Sergey提出来的,他们最初也并不同意其竞价模式。成功除了实力和勤奋,也非常需要运气。若不是Google有这样的广告部门,很难想象它有资源去实现其他社会级别的宏观愿景。

还有一些趣事:

  1. 原来Larry Page跟梅姐Marissa Mayer交往过。这一度让作者Doug很难办,因为有时候Larry让Doug做的事情,Doug去让Marissa的团队实现,结果梅姐好多天都不理。有一次Doug之后委婉的跟Larry抱怨了一下,然后…然后不知道是巧合还是什么,梅姐马上就把东西做好了。
  2. 原来AdWords的名字是作者Doug取的,跟他的姓Edwards发音一样,同PageRank异曲同工之妙:-)
  3. 原来Google Tools bar最开始的prototype是合同工Joel Spolsky开发的。很耳熟吧?就是阮一峰翻译的『软件随想录:程序员部落酋长Joel谈软件』那个Joel, Fog Creek Software, StackOverFlow, Trello的创始人。
  4. Google把Overture取代拿下AOL之后,Overture股价隔天重创25%, 随后第二年就灰溜溜的被Yahoo以16亿美金给收购了。Google一个叫John Bauer的工程师加了几行代码把搜索出来之后的广告里匹配的用户输入的关键词标称粗体,不小心提高了整整4个百分点的点击转化率。这是传说中的一亿美金一行的代码啊!

书中作者花了很多篇幅,描述自己跟Marissa Mayer的分歧和矛盾。很多时候暗示Larry是站在Marissa那边的。这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Google一贯的工程师思维和导向。这本书相比『In The Plex』, 可以让读者从非工程师的角度更好的理解Google是怎么成为这个时代全球顶尖的品牌和最富盛名的科技公司的。在Google IPO之后不久,作者因为觉得公司里日益没有了自己的位置(品牌管理逐渐被融合到了产品管理中),选择了离开。而梅姐一路做上VP, 现在领导着Yahoo进行复兴。

评分 0, 满分 5 星
0 票

在扇贝上打卡200天,特此留下小文一篇纪念,聊以自勉。 同第一个100天每日不落、一气呵成不同,第二个100天磕磕绊绊,几度半途而废,又重新拾起,终于今日又慢慢重新养成了习惯。不过一个不留神,昨天醉酒回家,精神力消耗殆尽,又断了一天。不过这第一次,乃至第二次第三次都已经有了,也就不怎么在乎「连续打卡XX天」了。

经历了这一番小小的周折,我的确有了些个人的认识。每天花一二十分钟背单词,看起来这么小的一件事情,但好歹是将近200天大体上每天都坚持的一个活动。

打卡200天给我带来了什么?其实细细一想,已经不少。4月几轮电话面试,每次都有英语交谈,背单词、听音以及跟读(虽然只是少数时候),着着实实的提升了口语。以前听到武汉六中及武大的陈东谈起他高中时每天听读Vocabulary 5000, 还在疑惑怎么单单听单词朗读还可以提升英语水平,现在感同身受,确是如此。

然后最重要的是,只要培养一个每天都需要花费一定心力的好习惯,就能更轻易培养更多的好习惯。 老实说,我不喜欢这样的过程,不中意积跬步至千里的「平淡无奇」,觉得这这成功的缘由看起来太「直白」, 不具有压倒性和戏剧性。然而事实就是如此,不管是怎样的成就,在取得之后,回过头去看似乎并不显得有多「神奇」。觉得仿佛涅磐蜕变一般的,只是没有经历过程的外人罢了。

告诉我自己,越是情感上而理性尚觉犹豫想做的事情,就非要忍住最好不做;而越是情感上不愿做但觉是对自己好的事情(比如锻炼、早起、集中注意力),便非得要一鼓作气的给做了。

Willpower的确是稀缺有限的资源,而且需要时时的补充。人与人之间到底有什么不同?马云十年前能阻止别人去偷井盖,这种正义感是一贯的。首先我相信我自己有某种一贯而持续的向上的精神。而紧接着便是心智力量的大小之分。我也确信我很绝少锻炼,很是缺乏这力量。所谓的Mindfulness, 如何能控制自己的注意力,完整的支配自己的大脑,全然靠自己的感悟与修炼,与任何人都无关。在这方面需要做很多很多主动的练习,打卡背单词是其中的一部分,盼望自己能够继续坚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