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这时候开始写日记,已经是午夜了。刚刚帮Adam装好鹰眼的开发环境,配置已经几个月没动过,也装了这么多次,居然每次装还都能学到新东西…

如StackOverflow这个回答所说,cx_Oracleibm_dbImage not found,即找不到库时,之前使用的修改DYLIB_LIBRARY_PATH的方法是不正确的,而且这次怎么也不生效,正确的方法是使用install_name_tool. 究其原因是从El Capitan开始,SIP(System Integrity )会阻止DYLD_LIBRARY_PATH被spawned出来的进程所继承。install_name_tool是macOS下一个很实用的工具,可以更改程序所依赖的动态链接库的路径。这里有一篇中文文章介绍

然后就是homebrew安装的服务可以用brew services这个插件来进行管理。另外,macOS自带的启动管理器不是很亲民,我每次都得查文档才记得住那长长的命令和路径,不是我一个人记不住,因为有人做了一个方便的多的wrapper.

早上心血来潮看了下MuleSoft公司和创始人的介绍。2015年最新一轮,从Salesforce基金牵头的投资人手里融了1.28亿美金,估值来到了15亿美金之多,也是标准的独角兽。业内都估计这大概就是IPO前最后一轮融资了。

下面是我翻译的一点介绍

在IT的很多领域,传统巨头们都面临着新型创业公司的有力挑战。旧金山的MuleSoft就是这样的一只新的独角兽公司——在15年的时候,它完成了高达1.28亿美金的最新一轮融资,估值随之上涨到了15亿美金,领头者里是企业软件市场里耳熟能详的大玩家Salesforce的下属基金。截至到去年,总共的融资额已经有了2.59亿美金,而很多投资者还在继续往这家公司投钱,包括另外一家巨头SAP.

 

MuleSoft是一家应用网络公司。它通过API连接各个应用、数据和设备。API是软件互相通信,从而得以被粘合成一个统一系统的数码胶水。现在MuleSoft有接近1000个企业级用户,包括前10大汽车厂商中的4个,前9大全球银行的4个,前5大零售商的2个。

 

2003年的时候,Matson受雇在为一家伦敦的投资银行开发软件,需要耗费大概3000万欧元和18个月,在那个时候是相当大的项目。软件需要连接各个不同的系统,而在这些重型后台系统中间传输信息是非常痛苦和复杂的,即使Matson和伙伴们设计了一些很不错的架构和概念,但大厂商提供的中间件软件太过于封闭,使得很难实现这些构想。这是那个主意的开始——Matson想要开发一个平台,可以使得这些新的架构得以实现,并可以被任何开发者简便的使用。

 

Matson离开了那家公司,去南非和澳大利亚旅行。在离开前,一个拍档找到他开发一个慈善捐助的营销管理系统,可以在他旅行前赚些钱。这是个不错的项目,因为它正是如何解决多渠道互相通信的问题:营销的媒介可以是印刷品、电视、广播或邮件,捐赠可能来自于短信、电话、电子邮件或普通邮件。Matson帮助构建了这个系统,并开源了底层的基础框架,这就是Mule的原型。随后,他与其他的开发者打造了Mule的开源社区,搜集了很多反馈去改进它,直到2006年,创办了MuleSoft, 专注于Mule产品的公司。

Matson 2006年成立公司,然后一直没有去美国定居,而是继续和家人住在欧洲的马耳他岛,每两周去一次旧金山。据他自己所说这种生活也是快累趴下了,最终让他下定决心移居的是2010年的时候一次坐飞机的时候碰上火山爆发,把他给吓坏了。

我还蛮喜欢Mule的产品和这家公司的,虽然企业版很贵,但是整个产品的核心Mule社区版是开源的,企业版和平台依旧围绕这个开源产品来打造。读了很多文章和教程,还有《Mule in Action》这本书,基本上绝大部分问题都有比较优雅的解决方式。我现在在思考,是不是明年要把Mule可以做的东西包装成产品和服务,因为传统企业其实是很需要ESB来重构当前的信息架构的。

现在这种模式也比较流行,就是先做一款流行的开源软件,随后再围绕软件创办一家公司来提供相关的服务,例如之前关注的Spring, Clojure, Nginx, Scala… 当然一开始写开源软件的时候,也许只是单纯的想要开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