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伯利安读完后在读「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目前进度35%,不知道是原文啰嗦还是翻译的问题,总觉得有些读不下去。其实以跨学科的眼光来看,把一个城市看成一个生态圈,或是一个有机体,对于该怎么规划的问题,就比较清楚了。集中式的规划是很容易失败的,就好比苏联式的计划经济。环境里最好是每个生态位都有被占满,有完整的生态链,那种基于规划的,试图把某一类城市功能清清楚楚干干净净的隔离在某一个地方的,是行不通的。城市要想有生机,必须是得有一点「脏乱差」的,也许脏不是必须,但乱和差要有,乱意思是没有集中规划,各种人群各种功能在一期,差意思是不能人为的限定居民或建筑或商业的档次,如果真想有活力,就得各个档次都有。我想起之前呆过的很多软件园,食堂那么的糟糕,便利店也不便利,在这个时候就必须得有一些看起来不卫生也很低劣的小摊小贩来「填充生态位」,提供早餐和宵夜。这样肯定是会脏乱差的,但整个环境是富有生机的,早上晚上都很热闹,路过的人既可以解决肚子饿的问题,也不会觉得黑黢黢的路很害怕。如果进而城市规划者实在是觉得脏乱差到一定的地步,或者是占道影响到了交通,要做统一的迁移的话,也尽量就在不远处,弄一些价格不贵,集中提供设施的摊位,这样是两全其美的方法。说到这,又想起读书的方法来。要想读书收获大,就必须得多输出,光读是没有效果的。再就是很多学科其实都是一些核心的思想和套路,需要反复的应用。上面我就应用了刚读的书里的一些理论,结合自己的思考去想,什么是有生机的让人愿意去住的街区,这就挺好。以后的日记里应该多记一些这样的东西,就不用总是发愁没东西可以写了。

下午回来有点累,就睡了一会儿。7点三个人下去吃饭,然后8点去健身房。今天我们花了比较多的时间做力量训练,先做腹部,然后练胸,卧推和斜推,我的胸部力量比Adam要差很多,他的胸摸和看起来都已经块头挺大的了,也比较硬。进去游泳的时候大概已经9点15了,所以就只游了大概20多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