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看到消息,MacBook Pro终于要更新了!苹果将在28号北京时间凌晨1点召开发布会,标题是hello again, 应该是向80年代发布的初代麦金塔致敬。

有点恐慌,项目依然没什么进展,花掉太多的时间东张西望。好了,还是先定下来用smooks了,当前阶段没什么更好的选择。它的代码质量应该是可以保证的,毕竟JBoss ESB也是用的它,只不过近两年确实没有再更新了, 项目已经不再活跃。读了点XML Schema primer, 读了点SAX, 昨天晚上读了visitor pattern的几篇文章,只能说大致了解了它是干嘛的。

晚上去健身房先是做了完整的腹部训练,这次做的一丝不苟,每一个都坚持做完,然后推了几组胸,斜躺着。重量其实也就20多公斤,但比平躺难度要大,基本上七八个就力竭了,一个多的都做不了。接着去游泳,状态不错,游了50个单程,要不是Adam状态不好,应该能游60个的。过了这么久,蹬腿好像终于有了些感觉,整个动作比之前协调了不少。不过据我自己数数的结果,比较快的用劲的游,一个单程需要换气的次数比放松下来慢慢游还要多,分别是14次和11次,所以还是不太对劲。在宁波的时候几乎天天都去游泳,之前刚刚学会的时候还在想能每天游泳该多么幸福啊,现在居然就这么实现了。

读了篇ZeroMQ的whitepaper, 发现挺有意思的。一般的MQ肯定是作为中间的star或hub, 所有的客户端都跟它连着。这样的好处是异步、客户端互相之间不用知道等等,但坏处就是增加了太多额外的网络开销。ZeroMQ将一般MQ的数据传输工作分了出来,让客户端自个去直接互相连接来完成,而只做directory service, 让客户端可以知道通信的对方的地址。至于为了实现异步需要的队列,则是可以跑在客户端上,反正单纯的队列也就是个缓存,跟复杂的业务逻辑隔开,稳定性也还好。前些天,ZeroMQ的作者Pieter Hintjens选择了安乐死,与10月3日去世。病因是2010年得的一种少见的癌症胆管癌,手术治好了,今年又不幸的复发。他在临终前写的文章A protocol for dying让我看到了勇气、乐观、理性这些伟大的品质。能这样平静的安排和决定自己的死亡,令人动容。之前读「最好的告别」,其实已经改变了我很多执念,对现代的医疗干预不再盲从,当生命真正即将走到终点的时候,我们需要有尊严的走完走后的路。「死亡是生命最好的发明。」Steve Jobs在演讲中如是说。「海伯利安」里,伊尼娅教导着人民,摒弃了可以让自己永生的十字形。Pieter Hintjens是1962年出生的,享年53岁,仍然活跃在编程的第一线,设计和开发出了这么有独创性和优秀的软件。Rest in Peace. 向你致敬,但愿能从你身上学到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