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日子写日记毫不费力,有的日子打开编辑器,脑子里却是一片空白,或者是说没什么心情写。写日记算是自己同自己对话,但人当然会有不想说话的时候,包括跟自己。今天恐怕是这样的日子。

昨晚做负重深蹲,有点伤,今天整天下背部都酸痛,尤其是起身的时候,有点使不上劲。Adam是肩痛,位置不一样,看来我们俩发力点有所区别。晚上去健身房没有做力量训练,径直去游泳。跟我一个泳道的家伙自由泳游的相当的好,速度快,动作轻盈,转身标准,而且一口气就是好多个来回。我游了这么久了,对于蛙泳的腿到底要怎么蹬仍然一头雾水,就仿佛带着度数不足表面又有水垢的泳镜一般。「做事要动脑筋」——我对自己如是说,可遇到瓶颈来经常习惯性的,这里戳戳那里摸摸,或是「偷懒式的坚持」,以为事情会奇迹般的好转… 有的时候恐怕会的,但更多的时候还是用用脑子吧。游了50个单程,若是把今天当作恢复日,那应该够了,洗澡回去吧。

今天见了两拨人,上午朱老师带着五个学生过来,谈谈之前做的WiFi数据分析的项目。大致介绍了一下之前的情况,以及项目的应用等等。两个男生都是宁波人,一个舟山一个宁海,我心想如果可能的话可以多多接洽一下,说不定有那么一点留下来工作的可能性。下午来了一个面试销售的92年的姑娘,潘总不在,中秋因为她迟到了7分钟还态度严厉的教育了她一番,然后也走了。只能我和Adam跟她聊了一会儿。找话说,目前来看是没问题的,但问题是,对于面试来说,恐怕有时候还是不能太过于nice了,姿态要适当的放高一些,毕竟我们是面试官而不是面试者。双方和和气气的聊天,说着冠冕堂皇的话,有可能气氛很融洽,时间过去了,人走了发现好像还是不知道到底对方适不适合。

昨天培训回来,到现在为止还没写什么代码。的确,文件转换是重中之重,还是得先想清楚怎么实现。大概搜了一下,除了smooks外似乎没有其他更好的开源选择,除非是自己用Python来做文本处理,但那样也不见得会比smooks方便。得在两三天里确定下来方案。其他部分倒是差不多了,Mule + RabbitMQ + Redis + MySQL, 还有个存取大量小文件的组件,倒是还没选好。

缪缪现在自己很喜欢从书架上抽书下来,然后翻啊翻,可以一个人在那玩二十分钟。我们对此感觉很欣慰,「无条件养育」应该可以养出很有安全感的孩子吧?她在玩的时候尽量不去打扰她。也很感激爸妈,为了缪缪全身心付出,家里的电视也好久没打开过了。

今晚依旧在公司睡。打算连续在公司睡上个十天,找找感觉。但眼睛还是得时常放松下,在公司势必是一直坐在电脑前,每天15个小时以上,眼睛可受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