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感官并不敏锐的人,不如干脆说是相当迟钝。不怎么怕冷也不怎么怕热,不怎么喝水也不怎么怕饿。干出几件诸如:两只脚穿不一样的鞋出门;秋裤和牛仔裤一起脱穿的时候却没能一起穿秋裤一直蜷在臀部这类晃神的事之后,我只好自嘲的说自己离科学怪人只差科学两个字了。

不过我逐渐开始觉得,感官恐怕还是锻炼的更敏锐的为好。大致已经有了不偏不倚的看待事物的心态和决意,若由于输入设备的精度不佳而导致视线模糊(不用说,1000度的近视,已经是字面上的一片模糊了)、浑浑噩噩,漠然不觉,可是无法达致所谓的mindfulness喔。

对面有一家「重庆肥肠面馆」,我是最近才首次尝试,的确不错,至少是比周遭的几家好。热干面、炸酱面、肥肠面,统统都不错。去年的冬天,有一段时间我饱受肠胃不佳之苦,整日以红薯、菜苔和白粥果腹。想不到如今这个冬天可以吃加了辣椒的肥肠面,真是一个惊喜。当然,能突然发现更为美味的面食,也是不小的确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