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在读 「The Ravenous Brain / 贪婪的大脑」,有非常多深刻的论述,引发了我很多思考。不过想把它们表达出来却并不容易。
情感解释了动物认为某些东西有利或有害的原因。原始的情感主要有三类:恐惧、厌恶和愤怒。面对不同类型的威胁,基本的情感会是我们的行为方式更复杂,而粗略的价值体系只有好的和差的两种分类。情感促使我们行动,去改变环境,从而有利于生存和繁衍。人类许多复杂微妙的情感是几种相对简单的情感的综合,每种情感都有明确的进化目的。例如,妒忌是两种情感的综合产生的,一种是对某种东西极度渴望,另一种是对存在的威胁感到愤怒,这种威胁妨碍我们占有渴望得到的东西。
人类的每一种情绪,都是被进化选择出来对人的繁衍有益的脑部活动。尽管在现代社会,许多情绪例如焦虑、嫉妒等已经是弊远远大过利。不过,例如嫉妒这种情绪,会不会带给现代人更好的生存和繁殖优秀后代的机会,还真不好说。
生物的另一个明显倾向:储存在一个层次的信息联合形成高一层次的、更为丰富的概念。在某些情况下,更多的层次在这些基础上建构,一层又一层,直到产生一种高效的体系。
有不少经典的科幻小说,例如「童年的终结」和「2001太空漫游」,都设想出了一种远比人类先进的生命形式:思想、灵魂或理念的纯能量体。最近上映的吕克贝松的电影「超体」,也在做类似的阐述。蚁群和蜂群,是我们在大自然里极其熟悉的Supernatrual - 超自然体。单个蚂蚁或蜜蜂的智能是相当原始的,但当它们形成一个群体的时候,某种更高阶的1+1>2的智能形态产生了。我不怀疑随着计算机网络和生物科技的飞跃,人类有一天也会需要面对需要抛弃自己的个体存在,作为一小部分去建构更宏大和高等的生命形式的选择。人性在那个时候会不复存在?恐怕是的。可是我们显然没在意过蚁性或蜂性。人类个体的丰富情感在我们暂时无法想象的更高阶的形式面前,可能就类似单个蚂蚁的行为完全不能和蚁群有趣的组织相提并论一样。
宇宙的信息都包含着某种模式,科学家们试图发现这些模式,从而能做出无比精确的预测。我们一些非理性的信念之所以很普遍,原因之一是我们坚持不懈的在信息的洪流中寻找结构和意义。
阴谋论这么盛行也是这样的原因吧。人类的本性渴望模式,哪怕其实是随机发生的事件,我们也会试图去找出其中可能隐含的因果。正是因为这种渴望,人类得以不断的从简单的事物里构造出更抽象更高阶的事物。阴谋论不好,但它就如同基因突变出致命的组合一样,是蕴含在进化中的。
我动物界迷信行为盛行,表明与迷信密切相关的一些深层次的东西对动物很有用。动物寻找有用模式的努力程度,类似于质量低劣的立体声音箱的音量控制程度。动物似乎喜欢将信息音乐的音量调大,这样能够挺清楚音乐的每一个细节,为此可以忍受吵闹和失真。充分利用机会去了解有关世界的新的、有趣的信息,强过错失增长见识的机会,尽管有时候也会产生错误想法或形成不当的行为习惯。这与基因的混乱策略很相似,基因突变、性以及跳跃的基因可能产生一些新的致命的信息,但也可能产生一些真正有用的革新。
人类是一种独特的动物,尽管我们出生时形体已经齐全,但是有好几个月的时间,我们弱小无助。这是因为如果出生时大脑就已经发育好,那么婴儿的的脑袋就要大得多,这就要求母亲有足够大的骨盆,结果会使母亲几乎无法行走。
我们为了大脑的发育,有着所有动物里最长的胚胎与婴儿期,刚生下来的时候什么都不能做,几乎没有任何生活能力。所以务必要不断的锻炼自己的大脑,否则就白白做了人。
人类的大脑是极其复杂的统计工具,在不断完善关于世界现状与未来的模型。我们觉得任何事情都很容易,纯属错觉。我们的每一项精神活动都需要我们运用强大的预测统计,即贝叶斯推理。这种推理归结为一点,就是根据过去相关事件,调整目前和将来的模型。
贝叶斯真是一个朴素而又极其深刻的定理。
大量的统计计算,以及对模式的不断探索,是我们能够准确的捕捉到世界瞬息变换的特征,并且在众多现象中洞悉本质。人类之所以受到很多保护,面与生物进化的残酷竞争,是因为众多的信息竞争发生在我们的精神领域。
接下来的趋势是将众多的信息竞争迁移到比特世界——计算机网络里去完成,例如,现在进行核试验,已经不需要引爆一颗真实的核弹。大脑无以伦比的神经网络,可以使我们在脑中构造模型,「脑补」几乎各种事件的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