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成为世界上最坚强的十五岁少年。」我倒是已经足足二十八岁了。

「海边的卡夫卡」这是第二次读。第一次读的时候,记起来是在某个清明节假期,从广州到武汉拥挤不堪的火车上,没有座位,坐在车门旁,拿着第二代iPod touch读,委实不是什么上佳的读书环境,每到一站开门时就得起身腾挪出过道,不过奇妙的是能沉浸其中,村上春树的文字就是有这样的功效。与其说读完收获或懂得了什么,不如说读书的过程乃是更重要的意义:一种纯粹的,能造成相当程度内省的精神体验。

无时不刻不在提醒自己,我现有的人生,是我唯一,无论如何只有一次的人生。「恐怕是得再加把劲才行。」我对自己如是说。「过的不清不楚可不行,务必要将意识聚焦到什么上面,烧出小洞。」

上映的第一天就去看了「后会无期」。没有想象中的好看,可能是之前的期待过高。人的所谓幸福完全取决于期待与现实的差值,想必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