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好些个写东西的场所,Evernote里名为Diary或者Notes的笔记本啦,自呼「笔者」的新浪微博啦,总感觉不是很安全的微信朋友圈啦,Tumblr啦,偶尔才上一次的Twitter啦,再就是这里,一块彻底的自留地。我总疑心在这里留下的文字里负面情绪会占的多一些,这实际上很说得通:时常会想要表达点什么给自己内心以外的世界,但又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不好觍着脸去微博微信里分享以免传播负能量。再说了绝大多数人根本就不关心,少数有可能在意的几个人不免又会想要推测字里行间下的隐喻。所以只有写到这里,自己花货真价实的美元购买的服务器,用已经没有丝毫geek气息的Wordpress搭建的独立blog, 隔三差五的发布那么一些无关痛痒的文字。一个完全公开的场所,没有任何隐私及权限控制,网址也有留在微博或QQ的个人简介里,但几乎不会有人来——除非那个人偶尔想起来会想要看看我最近在做什么。缺乏强制性,但行之有效的壁垒,Google Reader都已停止服务,唯有手工将网址输入到地址栏(当然由于更新不频繁,毫无添加到收藏夹的必要),然后多少停留那么几分钟,大概读一读,会比读微博和微信里的转发分享更为专心一些。

我最近每天都会做的事情有这么几件:跳绳1000个,用的是大爆推荐的「跳绳小凡」那买的绳子,挺好跳。跳绳对于我来说很合心意:运动量足够大,有氧运动,不用专门换一身行头,甚至连楼都不用下,只需要在楼梯间完成即可,非常节省时间。我本来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需要这么节约时间,但这就类似引擎的热效率一样,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动一动,最好是立刻就能开始,不必拖拖拉拉的准备半饷。用Pocket Casts听堆积如山的Podcasts, 除了唯一的中文博客IT公论会格外集中注意力听,其他大都心不在焉。继Creative Aurvana Air不知所终后,Sony MW600也不知去向,前些日子买的Superlux 381f果不其然的满了三个月就坏掉了。我过了一个星期没有耳塞的日子后,在淘宝上买了汉声paa-1. 它音质尚可,做工凑合,价格足够便宜,34元包邮。最重要的是能够用它不停的听,从而创造一个隔离场,对现实造成一定程度的扭曲。在手机上用Feedly读RSS feeds, 主要就是Daring fireballMarco.org.玩两盘Dota 2, 已经连续输了好多场,需要不气不馁的再接再厉。用电脑读Martin Fowler的Refactoring, 昏昏欲睡时候就用记事本抄写,把樱桃茶轴键盘敲得噼里啪啦的响,去洗手间用冰凉的水往脸上拍,多少往脑子里塞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