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某某某争起来,有两种对话是频繁出现的。一种就是我说谁谁谁长的像谁谁谁,她说一点也不像,你脸盲吧,看谁都觉得像谁。另外一种是,我为了证明我的观点,用了另外一个领域的事情来举例子,她说你别把这两个扯到一起,完全不是一回事。我今天思考了一下,就想多说几句我是怎么想的。

前些天说的那篇讲Critical Thinking的文章里说,为什么critical thinking这么难呢?因为我们思考总是容易只关注事物的「表层结构」,没看到「深层结构」。没有足够的领域知识,即使觉着自己有科学理性的思维,其实也很难能一下子看出深层结构,也就更难看出不同事物之间潜在的关联,错过了潜在的知识迁移运用的机会。

这么说,不免觉得我在自我表扬,「得了,你是在说就你聪明,能看出深层结构呗」。

这些年程序员所用的语言,越来越倾向于动态化和弱类型。Duck Typing是说「如果我看到一只鸟走路也像鸭子,游泳也像鸭子,叫起来也像鸭子,那么我就认为它是鸭子。」换句话说,关注行为,而非所谓的类别。函数式语言被称作是多核并行未来的大势所趋,一个个的函数本质上是动词,而非面向对象语言里,基础元素是作为名次的对象。不妨再看看物理的微观世界,分子、原子、质子、电子、光子、夸克本质上是什么?恐怕我们永远也说不清楚。有用而感兴趣的问题是,它们是如何相互作用的。世界的核心是相互作用,是结构,是动词,而不是名词,不是种类,因为后者不可避免的会陷入永无止境的循环定义。你是谁不重要,关键是你做什么,或者说你做的事情才定义了你这个人。

所以一沙一世界,原子核与太阳系有着惊人相似的结构。所以不管电影的主题宏大或是微末,只要有着相似的结构,我们都可以被强烈的共鸣。努力去发现事物的深层结构,把表面不相干的事物在脑中联合起来,是一件有意思又值得做的事情。

我还是得承认,艺术某种程度上,在发现事物间些许微妙的不同,但最终它的目的是要在人们心里漾起共鸣的情感,依靠的,是艺术家通过介质所表现创造的,以及观众读者们大脑所感知而构造的,能有相似的结构。有的艺术很小众而精巧,并不是因为它有什么「不同」,而是因为它所构造的结构很复杂,门槛足够高而已。

建立连接和强化连接,大脑里的神经元无时无刻不在做着的事情。停止追求本质和意义,关注结构和相互作用!